林仁余:心情港口

有人说是诚品的“场所”概念——它是书店,是讲堂,是咖啡馆,是品味商场,是画廊,是不打烊的地方等等,使它跳脱了书店的格局。

台湾诚品创办人吴清友过世,带来一阵关于书店的讨论,应该说是关于诚品的讨论,作为企业,现在诚品的业务当然不仅是书店,可是我们一般提到它时,说的多是它的书店。

说诚品颠覆了传统书店的概念,因为它不只是卖书,而是营造了某种空间气氛,就如吴清友所说,它是“让每一个读者进来后,安顿心情的港口”。有人说是诚品的“场所”概念——它是书店,是讲堂,是咖啡馆,是品味商场,是画廊,是不打烊的地方等等,使它跳脱了书店的格局。吴清友的女儿吴旻洁也说过:“诚品应该说从吴先生一开始成立的时候,他强调的是一个场所精神。”

什么是“场所精神”?

场所精神原是建筑理论的专门名词,现在经常用来讨论场所与人的认同,简单来说,是一个场所(place),人在这空间中活动,相互作用下,经过一段时间而产生的,对于这些人有特殊意义的某种氛围。

林怀民说:“诚品改变了我们对阅读、生活,乃至自己的看法”,这么说或许比较抽象,香港文化评论者陈盈瀛说的比较具体,“作为读者,一个爱书的人,更贴身的感受大抵是,诚品如何在这20多年间让大众爱上泡书店,叫人从阅读发现到更多周边的生活乐趣,而且在印刷业愈益低迷的时代,仍教人想踏进书店之中,重新拿起一本书细读……吴清友将书店变成一个再三回味的空间,一个生活场所……他深信要令书本感染人,还得提供一个让人停留的阅读空间,一个真正使人感受阅读的场所。这一点在早期的诚品书店尤其明显。”

场所精神是一个有意思的概念,书店的场所精神是一个例子,社区精神、文化传承或许也可以凝聚成一个场所精神里。社会学者把它分为几种经验,成长的、精神的、理念的、叙事的,是我们不断在某个场所里从事一些事情,经过一段时间后形成的认同。或者说,某种文化、理念或语言的熟悉与认同,也可以依附在某个场所而逐渐成长。城市里人多,人与人的关系不可能都等距离,于是人们生活在各自的群体里,有的场所就承载了一些群体的精神空间,特定群体能在某些场所找到精神上的认同,就如爱书者是属于书店的一样。

诚品因为是书店经营的佼佼者,特别容易被拿出来当书店场所精神的代表,日本作家吉井忍在记录东京书店故事的《东京本屋纪事》特别访问一家“我家附近的那小本屋”类型的社区小书店,因为她觉得,“附设咖啡馆,摆设可爱杂货或很有质感的文具,办各种活动或作者签售会,邀请著名选书师陈列图书,如今在媒体上被介绍的几乎都是这样的特色书店,看多了,常常有一种幻觉,现在的小书店有特色才行。现在走在东京街道的那些人,平时都去那些特色独立书店买书吗?”

这样的社区小书店,在日本正快速消失,可是那正是作者小时候去得最多的小商店,“相信在很多日本人的心中,书店的原生风景就是这些没有特色的普通小书店。”

我特别仔细读了吉井忍写的这家今野书店,尤其看到照片中它在小区商店街,天色渐暗时店里亮起的黄色灯光,想起画家梵高说的:“到书店去一趟,经常让我振作起来,提醒我,世界上还是美好的。”

书店的场所精神,应该是书,应该是让人泡在里面,让自己和书本对话的那个空间,这也是吴清友最重视的,他说:“看到了一本好书,就会有一种饱足感;在饱足感之后,因为了解了自己、饱和了自己,就会有一股成就感;之后会感到身心安顿,产生了一种与自己与他人、天下万物的归属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