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慢慢快活

若真让我选择,我还是宁愿把步调都放慢一些,慢慢生活,慢慢品味人生,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慢活何尝不快活?快活亦可慢慢活。

快活不知如我者,人间能有几多人。这不是我说的,乃出自大唐诗人白乐天《想归田园》中的两句七言诗。白乐天,白居易也。乐天二字,颇与此诗意境吻合。

我近来忽然对“快活”一词很感兴趣。那天在面簿看到一则帖文,原文写着:Be happy. For you never know how much time you've left. 何苦烦恼着?人生苦短啊!也的确是,歹活不如快活,你我究竟还有多少年月在手,谁能说得准?那时就将帖文转发了,也当成是自我的一个提醒。

刚过去的周末,我连赶数场绘本相关的活动。星期天完成最后一场分享会,正苦恼着回家还得赶写专栏,边走边感觉一阵倦意袭来,经过某座组屋底层,远远见一老先生悠闲溜着宠物狗。小狗应是北京犬,一身黑白卷毛,走没两步忽地就干脆在地板上打滚,滚没两下短短的四肢一伸又趴在原地不动,吐着舌头喘着气,眼珠子乌溜溜无辜地仰望主人。老先生耐心站着,任小狗趴着休息,当他们四目相投时,老先生还向小狗挤眉弄眼,扮了个鬼脸。

这逗趣的一幕我看在眼里,原本笼罩内心的倦意顿时消散殆尽。每个人都能找到快活的契机。而能促动我内心快活因子的就是动物,各种各样的动物,所以我特别喜欢画小动物。不久前在某个新书发布会上,与高中的学妹闲聊。她提起当年向我借杜甫诗的绝版课本复印,不想打开一看,却见课文满满都是我上课时的涂鸦,画了岸上梦想飞翔的企鹅,还有海里渴望行走的游鱼。我顿时哈哈大笑,对这些琐碎往事早已印象模糊,看来我也是个上课不认真的坏学生啊!

在课本涂鸦是一种任性,任性是一种快乐。其实涂鸦是你我在成长阶段中,试图赋予时间意义的手段,与发白日梦一样,我们在那一刻都让自己活在更有意思的天地里。涂鸦也好,做梦也好,并非毫无意义的,至少我们并没有虚度光阴。

所以当我一开始决定要聊快活时,在构思插画不做他想就确定画小狗了。人虽也是动物,但人就是太复杂,少了动物自然又单纯的真。我评定一个人很简单,不看分身不看地位不看能力,就看够不够真;若城府深,算计多,能力再强,也难入我法眼。

说来也真有趣,以中文表达开心、高兴之意,为何就是“快活”?莫非人生果真如苦海,惟有尽快脱离方能幸福?若换成“慢活”是否就不快乐了呢?我上网一查,按《说文解字》卷十心部,快乃“喜也。从心夬声。苦夬切”;反倒是“疾速”为引申义。我们不就常说大快人心吗?所以快活指的就是“开心活着”。然中文就是这么有意思,人心情开朗感觉时间飞快,那倒也不假,做什么都格外勤快也是说得通的。

不过若真让我选择,我还是宁愿把步调都放慢一些,慢慢生活,慢慢品味人生,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慢活何尝不快活?快活亦可慢慢活。

上课涂鸦很快活,翘课搞活动亦很快乐。按自己乐意的方式过活,只要不伤天害理,又有何过?人生急不得,走得快走得慢,到最后其实不都一样;与其匆匆错过,倒不如好好贯彻缓慢的理念,每一步好好走,每一程细细看。再分享另一则面簿的帖文:The happiest people don't have the best of everything. They just make the best of everything. 真正的快活,并非坐拥一切最好的,而是珍惜手中所有的。或许惟有我们适当地慢下来,才能看清楚自己真正拥有什么,才能学会知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