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昭荣:忌讳

挚友黄君的老伴是某个民众俱乐部的活跃分子,退休后积极参加合唱团。由于她的声乐底子好,老师建议她在来临的国庆晚会上,独唱经典名曲《一剪梅》。她义不容辞,一口答应了。6月间,凑巧她与黄君到北京探亲,遂想在当地买件绣上梅花的旗袍,以便在晚会上穿着它登台演唱。两人走遍整个北京的大街小巷,都无法买到她心目中的旗袍。

她很不死心,怎么可能在中国买不到她要的旗袍?她问某家店的店员:哪里才可以买到梅花旗袍?店员笑说:“你不可能买到的。”

“为什么?”黄君满腹疑惑地抢在老伴之前追问。

“梅花,就是‘没钱花’。大家忌讳,梅花旗袍卖不出去,也就没人愿意缝制了。”

原来如此,黄君与老伴猛摇起头,很无奈地离开,也同时放弃购买梅花旗袍的念头。

从这件事,让我想起生活中,周围的人都有这个或那个的忌讳。新马华人爱“8”(粤语“发”)或“6”(英语Luck),不喜欢“4”,认为那是不吉祥的数字。

去年年底,我到某医院动白内障手术。临动手术之前,我先被安排在病房等候,一看床位:43A。左边床位号码是43,右边则是45,就是没有44号;也许没有病人爱躺在“44”(福建话“死死”)的床上,医院才做出这样的安排。

外国人对数字也一样有忌讳,但不是“4”,而是“13”,故大楼没有13层,12层之后就是14层;任何宴会,也不摆设13号的餐桌。要是星期五和数字13恰巧同在一天,不管哪个月,都叫“黑色星期五”。  老一辈的华人还有其他忌讳:农历七月,不说“鬼”字,而以“好兄弟”代替。在这个月份里,人们也不搬家、不嫁娶。娶新娘时,迎亲车要在9时之前出门,避免在路上遇到送殡的灵车,带来霉运。妇女在怀孕期间,不可钉钉子,深怕钉到肚子里孩子的眼睛。

这些忌讳,现代的年轻人都不相信,认为是迷信。年长者也可以不必太在意。台湾星云大师说得好:忌讳不一定不好,有时候忌讳是一种社会规范、自我要求的准则;忌讳有时也是一种礼节,能确保安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