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惠雯:波士顿杂记

LH终于厌倦了学术界没日没夜的工作方式,决定投身工业界了。

他辞去助理教授的职位,进了波士顿的一家制药公司。

这件事最大的“肇事者”是我,因为每晚8点下班的时间表对一个单身狗来说没问题,但对一个父亲来说是不合适的,何况9点半晚饭后他经常还有科研论文要审稿、科研经费要申请……我不是那种愿意独立负担育儿义务,默默站在某个成功科学家背后的伟大女性。这件事最大的获益者是凌以向小朋友,爸爸工作第一天,竟然6点就下班回到住处了。豆豆傍晚时分出去玩儿的那段时间,终于有父亲陪在身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