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萱:鞠躬

鞠躬不是“叩头”,不是低人一等,不是让步认输,是内涵大度。

踏进一家韩国食品店,迎面有人端端正正对我一鞠躬,不觉吃了一惊,心里几乎有微温的感动;因为那人很年轻,看似过了20岁没多少的模样。好久没去那家铺子了,想是老板娘的孙子吧。

今天鞠躬的人实在不多了,又是这么年轻的后生,倍觉可贵。

人际接触表现礼貌最基本的是鞠躬,头轻微低下,一个很简单的动作,大约费时两秒钟。就像狗懂得摇尾巴表示亲善,我想这个低一低头的友好表示,在文明社会上应该没有人不会做。

在个人真不太大的日常社交圈子以及外围广泛的生活范围里,见到自然表现出待人友善的基本礼貌实际上明显消褪,我竟有难言的失落, 甚至是稍微“惶恐”。

我对自己所感触的鞠躬其实要求不高,不是日本习俗那样比赛恭敬的65至90度大弯腰,不过是两秒钟低一下头——很困难吗?还是被时代淘汰了?跨进网络年代,人只用三到四只手指传送千变万化的表情,取代了真人本身。饮食男女喜怒哀乐,全人类似乎已经同步统一了;这里说“似乎”,因为本人在电脑网络面前是一个极度蹩脚货色,是以不敢铁定“一拳打死”。

说来说去,我最看不开的是鞠不鞠躬。总觉得在任何社会上,但凡身为活人,鞠躬是优美良好的行为。它是人际礼貌,是个人修养;礼尚往来,进而是和平友好。美丽的事,为什么不?

鞠躬的动作表达彼此最基本的尊重,不论是长幼,上司下属,在特殊场合的礼仪致敬,都建立在鞠躬的基础上。父母对下一代的熏陶教养,应该包含肯鞠躬的心理训练在内。日本社会至今21世纪保存鞠躬传统,然而鞠躬绝非日本人的文化专利。在于我,鞠躬不是“叩头”,不是低人一等,不是让步认输,是内涵大度。灌输一种坚决的自律,自信,自尊,激发一个人的天赋而有所追求发展,而记忆中像傅雷对傅聪那种确定严格的培养,造就不仅是儿子的殊异成就,还有他持守的人品原则;当然,他们二位是非凡优异的父与子。然则,高山仰止在景仰之余也无妨致力效行吧。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走不到千里,尽力走一百里也很快乐。法国常年脚踏车越野大赛各国选手浩荡千员,难道能力不足夺魁的人就不来参赛?

粗略认识一位专业音乐指挥,见过他在歌剧现场指挥,在定期的合唱团指挥,也在一所小学培训儿童合唱团。有一次他指挥一队四到五年级的小学生合唱,满脸稚气的小男生小女孩,不是身披音乐学士袍的成员;尽管旋律简单有重复,这位留学德国成名欧陆的指挥没有半点含糊,双眼全神贯注,手掌挥旋,肢体显得放松温和,俨如带领一群小绵羊的好牧人。

在我眼中,这是备足全心鞠躬的最高状态才有的表现,尊重自身负起的任何一场乃至小小的一场责任,像一个动脑癌或心脏手术的大医生,像一个身经百战的运动员。抱鞠躬的心,全力以赴。

记得在日本的火车上,检票员走进车厢,一鞠躬,执行任务,走到最末的座位,已经在全体乘客的背后了,他再一鞠躬,然后走入另一车厢继续工作,也继续鞠躬。我问友理,站在背后为什么还要鞠躬?没有人注意,进来鞠躬就行了。她答:是工作责任,没有人看也鞠躬。

不过是个小人物,我想起日本电影里的武士;是非对错是另一件事,但是,刚毅意志必定要从鞠躬做起。

鞠躬消失以后,未来是什么年代?

比手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