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成身退

90年代初,接了一个北京的案子。北京,之前也曾走马看花一两回,以游客心情把玩山水人文,到底和专业职责大有差别。一想到自己毕竟生于赤道边长于热带土,明白“夏虫不可语冰”,就怕不谙当地气候,搞出个“水土不服”的建筑贻笑大方。于是托韩国老友推介了一位年资比我高的首尔女建筑师合作。首尔与北京同属温带季风气候,首尔建筑师对北京气候驾轻就熟,我的顾虑就迎刃而解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