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巴黎的漩涡

直到回程飞机上看见三本法国周刊,封面不约而同用了新近逝世女星的照片,我的心才忽然一沉,数星期以来被歌台舞榭宠坏的眼睛终于澄明,迟钝地醒悟事态无可挽回:从今以后,巴黎再也没有珍摩露(Jeanne Moreau)了。非亲非故,甚至不曾在街上偶遇,泛滥莫名其妙的忧伤,不折不扣矫情,但是塞纳河一闪一闪的流光,怎么可以缺乏散步者纵身一跳的骚扰?新浪潮最醇美的水花虽然永远不会凋谢,那把低沉沙哑的嗓子销声匿迹,谁还有本事由案头释放玛嘉烈杜赫丝的文字?这就像,既然最后的目击证人挥一挥衣袖,立定主意不出庭作供,那么官司打不打下去都无关重要,因为真相不可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