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墨:弥留

沉睡醒来那一刻,常常有一种传说中的弥留感觉——梦境与现实交叠;前世彷佛还与今生牵扯轮转着,很奇特。

如果江湖是黑白,人事必定是一叠叠胡乱的颜彩,点着是非,沾着不退的怨色,随着童、少、青、中、老年,晃向爱恨不知处。醒来,也许依旧是那个懵懂的人间,也许已是相见两茫茫的陌生年月,一次又一次,错了又再错……

既然世事没有绝对,你又何须在意是否留或不留一手?世事难料,留未必清静,不留也未必就纷争。自自然然,各有其所,刻意拭拂,反惹尘埃:你常说修行不是对抗,修行也不是要向谁证明些什么,修行是整理,修行是沉淀,修行是回到大自然,回到童年里去,天真烂漫,随缘随喜,不会趋炎附势,也不懂矫揉造作,没有敌人,最后连对手的观念都没有。但此时的你,是否只剩下万般带不走的倦意?还是明确知道,明天已不属于你?

你说的那些时光,是上个世纪充满文学的时代吧:有理想有感性,有情怀有道义。虽然你也明白那样的时光已不在了,但每次夜深人静扭开回忆,还是会在墙角处见着你眯着眼望向窗外,喃喃说起从前,嘴角轻轻上扬。你常感恩大家的相陪,让梦总在水穷处,坐看云起,细数浮生千万绪……

你常借用陈忠实《白鹿原》之说:朋友之交,宜删繁就简。

从夜夜笙歌到近十几年的踽踽独行,你常笑说明白的人都知道这些都不关寂寞或不寂寞的事;尝过了热闹的幻灭,眼见虚假的招摇过市,没有太多时间的人都会选择独处的;命运不会因为你信了宗教以后就会改变,宗教只是教会你怎样去看待命运。于是,你一头栽进了教理,从此改变了世俗的命运;你自在于天地,也从容面对病苦的到来。

弥留之际,你想的是谁?是否过往的爱恨情仇真如传说般一遍又一遍闪过脑际?弥留之际,你是不是苦于无法告诉我们,其实每天清晨乍醒还眠的梦寐里有着重新开始的大好机会。若你还有神智,是否会让我依照你的指示,一一放下万缘,拆掉依恋,帮助你搬离已经败坏的身躯,随风彻底归去,不再回来,一错再错 ……

弥留之际,彷佛看到你眯着的眼里,飘过窗外那一片微扬的笑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