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布哈拉—— 与阿凡提重遇

在中亚旅游,我待最长时间的城市便是布哈拉(Bukhara)。那里没有绚丽的装潢,却隐藏着色彩弥漫的文化。

留恋这个地方,以致让我耽搁了许多原定的行程。签证所剩无几天,我仍在那迪尔迪万别基神学院(Nadir Divanbegi Medressa)望着孔雀的瓷壁。

这么多年以来的停停走走,这么多回的离离合合,笨女人至今还学不会适时的抽离。

客栈就在布哈拉里亚比豪兹广场(Lyabi-Hauz)附近,所以笨女人天天都能到石池吃饭休息。石池边上种有百年桑树还有几棵柳树,明明看着那柳叶随风摇曳倒映在池镜是一种动态,可心里却反映了另一种宁静。

石池的一侧,有尊阿凡提铜像,每每经过都希望能合影,可每一次都大排长龙。直到笨女人去了希瓦(Khiva),发现相机里没有阿凡提和自己的合照,才记起自己一拖再拖而错过了。

也许,她不够喜欢,所以她不够执着,可有可无的心态,最终选了后者。

小时候很希望大人给我讲故事,结果大人只喜欢给我买故事书。小小睡床边有着不同的童话本,印象中也有好几本阿凡提故事,但都看不明白,所以这些书什么时候不见,笨女人都毫不在乎。

离开希瓦,辗转又回到布哈拉,然而这一次,笨女人走进铜像,与阿凡提并肩。

因为有了这段旅程的回忆,让笨女人回国以后开始搜索阿凡提的故事,去探索他的生平还有他去过的地方。

渐渐地,我越来越喜欢这号人物,不管是阿凡提圆圆鼓鼓身材的漫画,还是格子瘦瘦高高的动画,我都觉得很是有趣,就连他身边的那只驴,我都觉得它大智若愚。

阿凡提誉为聪明的傻瓜,一位装糊涂的聪明人,而我则是呆滞的笨女人,学不会聪明的女人。

笨女人只要是不喜欢或是一旦讨厌,她就可以抹去一切相关。

其实这不是一种性格,这充其量只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排斥。

你我的心里,都会有着一颗排斥的种子在成长过程中滋生。

生活中的差异,现今社会的议题……我们能置评吗?你我有走进过那世界吗?

我们有没有不试着接触就选择了抗拒?有没有因为不了解而决定了误解?

可以的话,别太早拒绝喜欢的可能,因为再也没有比接纳拥有更好的际遇。

笔心:我们有没有不试着接触就选择了抗拒?有没有因为不了解而决定了误解?——笨女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