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甜之恋

有些人从小就瘦,得天独厚吃多少吃不胖,外号充其量叫瘦皮猴。如果从小就胖,那花名可真五花八门,但都和动物扯上关系,最普通就是猪,再升一级就是大象,最后就是恐龙,加上形容词,简直是人身攻击,当年叫得再亲切,现在见面都不敢再提。

少年迷糊,现在才知道除了吃太多,运动太少,吃喝太甜也会致胖。在学校有零用钱就喝汽水,口袋空了就喝有颜色的糖水。小学时家里开咖啡店,放学后常要去帮忙,最喜欢吃掌柜桌上那大玻璃罐里装的零食,有松松散散的花生酥,甜而不腻,一定要一次塞在口里,不然会一边吃一边掉,塞进口之后切记不能说话,不然花生粉屑会吸入气管而咳嗽不止。还有一种坚硬扭卷成一团的面粉制品,外层有层白色糖衣的零食直到现在还是我的至爱。有一次去北京才知道这东西叫麻花,装在三轮车上的玻璃箱里叫卖,是便宜论斤卖的小食,记得当时见到麻花的时候如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霖,当街失控地吃掉半斤油炸面团包糖衣的麻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