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槟:粗茶淡饭

咸鱼青菜,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后农村人们常挂在嘴边的话。

穷,吃不起大鱼大肉,只有吃最便宜的东西。咸鱼不贵,青菜自家园地栽,家中开支可减到最低。先母节俭持家,虽然不富,家庭仍乐也融融。

孩子们最爱吃鱿鱼揽(拌)春(蛋)和菜脯揽春。妈妈花了心思,仔细煎熟的鸡蛋拌匀鱿鱼和菜脯,又香又好吃。不然,把鸡蛋打散加盐调味,下些肉脞(碎猪肉),置入蒸笼蒸一蒸。上桌时在上头滴点生抽,撒些葱花,配热腾腾的白饭,诱人食欲。

豆角(长豆)的嫩叶子,有可爱碧绿的颜色,撕去叶脉,煮江鱼仔或虾米汤,味道鲜美,且富维生素C。篱笆边贱生的树仔菜,又名“马柅菜”,取其嫩叶,和煮豆角叶汤一样炮制,多放一点食用油,味道 一样鲜美。

当年海鱼海虾之类不叫海鲜,交通不便利,近海的人常吃价亷鱼虾,住在偏僻地区则少吃。先母常买甘望鱼、西刀鱼和马由鱼(潮福人称之为午鱼,英文名称是threadfin。)

西刀鱼和甘望鱼用细火煎至两面金黄色即可,上碟后滴点生抽。石斑鱼和马由鱼则加点豆豉,放点姜丝去蒸。熟时香味浓郁,肉鲜汁美,孩子们吃得高兴,饭很快就扒完了。

隔夜饭不浪费,烧红镬,下些食用油,下蒜蓉虾米,爆一爆。把冷饭倒入,再加几个鸡蛋,东铲铲,西兜兜,转一转镬,一道香喷喷的家常炒饭告成。

如今自己当了爷爷外公,却不苟同儿女为他们孩子们处理三餐的方式。城市生活步伐快,不常下厨,不时买了汉堡包、薯条和甜饮料,草草又一餐。长久下去,孩子们没有胃口,父母就唠唠叨叨,活受罪。

一个走遍世界每个角落,尝过不少美味佳肴的食评家说:“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就是妈妈煮的粗菜淡饭,家常便饭。”

美味食物里头还渗透了妈妈无私的爱心。我是过来人,同意他的说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