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基:有病不医

个人从小时的拔牙到后来的膝盖手术,都是“小生怕怕,老生丧胆”——怕见白袍、怕打针、怕吃药。

年纪老大,疾病侵凌。这是健康之变,也是人情之常。我自己就患上需要终身服药的养身病,平日有资格和众茶友交流病事,互比病情,这在过去是没有的事。

过去不谈健康,一是个人隐私,除非满脸病容,绝不通关外露。二是受到自病自好,“不承认有病就无病”高人的教导、开示有关,相信有些病,还真是自己想出来的。三是跟基因有关,只要无大碍,有病不药不医,一切影响心情的事,很少加以关注、关心。

以上“有病不医”的错误观念和想法,也发生在一些同事、亲友身上,他们很少去做身体检查,等到病发,已经错失治疗的“黄金时段”,为时已晚,令人情伤、惋惜。个人从小时的拔牙到后来的膝盖手术,都是“小生怕怕,老生丧胆”——怕见白袍、怕打针、怕吃药。怕到要死!

近几年来,健康亮红灯,个人更因病脚不良于行,膝盖韧带磨损,有7年时间,吃了一些无效的药物和进行一些偏方治理。严重时,借助屁股“滑行”下楼梯。退休后动换膝手术。开始注意到:周围好多朋友,也有同样问题,虽然不是“传染病“,一个传一个的,极为普遍、常见,几乎可以成立“病脚联谊会”。可以和“老板联谊会”袞袞诸公,争一日长短。

个人经验,开刀是大手术。到真正决定时,医生问我:“为何没有及早想到开刀”,我只能回答,华人基因,从小很怕去两个地方:一是警察局,一是医院。

国大医院的骨科主治大医生戈保尔·星(Gurpal Singh)接过话茬说,“何只华人,印度人也害怕!”那么,明显是人人皆有的普世问题,时间未到,绝不限于一家两户,到处可以联谊成党结帮。

最近“怕去医院”的说法,也被李显龙总理特别强调出来。那就是坊间热议的国人糖尿病问题,竟然可以严重到每9人就有一人遭受“糖害”,病家每年有1200名病患要截肢保命。甜蜜原来是“爱的毒药”,凡人绝对不可掉以轻心。及早发现,及早医治,是为自求多福。

小文题目的《有病不医》, 灵感取自中国文豪鲁迅的诗:“有病不求药,无聊才读书”。当年他借写给日本友人内山完造(化名为范爱农)的诗,内容一诗两写,表达了他个人对医疗和文学的看法。

根据资料,年少时,鲁迅看到父亲重病,最后为庸医所害,从小就想学医救人,到了日本,虽然后来没有成功穿上白袍毕业,自己也患上严重的肺结核病,1936年不治去世,年仅55岁。

但一个对医学有基本认识的人,还是一个具有过人识见的知识分子,他鼓吹“有病不医“,多少说中,世间有多少人讳病忌医。

有一点余话,在19世纪,肺结核病是流行致命健康大敌,很多著名作家、诗人因“痨吻”致命,旧俄著名医生作家契诃夫(chekhov)也在名单中。契也是鲁迅崇敬的文学前辈和导师。

不同人同病,非关传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