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地

列车穿行青绿色的小山坡,山坡两旁新旧建筑物交杂,旧的屋舍有矮有高,新的屋舍鳞次栉比,时间的颜色穿在外墙上头,列车的影子轰隆而过,屋内的动静或隐或现,山坡旁的茉莉花传递微风的震动。

轨道旁有一处原来不是空地的空地,空地的原址是一座庙宇,灰色的浮雕石墙,高大的中式拱门烘托出难得的沉稳大气,小丘树林旁,轨道马路间,这样的一座寺庙的存在暗喻后现代的城市拼贴。平日清晨,寺庙四周没有什么人烟,在晦暗的天色下,灰色的石墙褶皱蓝灰色的光线,精巧的屋顶在不远处高尔夫球场刻意拔高的网柱下显得更凌然于世。我喜欢看这寺庙在尘世里与世隔绝的样子,不满浮雕的石墙像是完备的铁布衫,墙的后面,燕檐底下藏的是在喧闹中不间断的自我修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