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所在

客串篇

8月12日晚间,旅居上海的新加坡人聚集在香格里拉酒店一起欢庆52周年国庆。J和先生也在人群中。当Majulah Singapura歌声一响起,J竟然有点哽咽;视频中一位旅居上海29年的商人提到“家是心系所在”时,J感觉有一条心弦被触动了。

近几年来,J如候鸟迁徙般在不同的城市落脚,也因此习惯了站在远距离遥望故土。 视野开阔,对家国之事反而看得越清晰,但也愈漠然以对,免得伤心。然而,每逢听到关于故土纷纷扰扰的新闻,她还是不禁感到郁闷。单就这一点,她知道心还有一点温度。

一直以来,在报章发表不同视角的评论文章是她的关怀方式。在异乡的土地上,这种关怀方式常伴随悲凉感在指尖下的键盘流泻。老同学曾好意告诫:“写这些文章又能改变什么?还是小心点,不要多管闲事。”J笑而不语。其实,她想以《关怀方式》里的一句歌词回应老同学:“我的关怀方式是你无法察觉的悲凉”。 只是,她不会听懂。

晚宴后回家的路上,车子经过徐汇区的美罗城。商场前有一头不喷水的鱼尾狮,五楼有间不卖课外辅助练习本,只卖华文书籍的“大众书局“,六楼有卖各种著名中国小吃的“大食代”,但就是找不到海南鸡饭、炒粿条和酿豆腐。       在异乡的土地上,这些老字号已经入乡随俗,以另一种面貌形态存在着。即使徒有其名,J平日闲暇时脚步总会不自觉地往那里去。好多年前,曾经有人对她说过:到商场闲逛是一解乡愁的良方。她终于心领神会。

美罗城墙上那耀眼的霓虹巨球对比天上半明半昧的月亮,让J想起《城里的月光》。车子穿过街心,把美罗城远远抛在后头,但J的脑海还回荡着许美静那磁性的嗓音:“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总有个回忆挥不散/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总有着最深的思量……”J隔着车窗无语问夜空:城里的月光是否依旧?

夜已深沉。家就在不远的拐弯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