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夜半歌声

搭的是尾班车。从月台走上地面,必须转两三次扶手电梯,走到第二层已经留意十步八步前有个女子一路喃喃发出声响,初时以为她讲手机,出了站街上空荡荡,声音越发大了,原来在唱歌。戴着耳机,当然是随播出的音乐唱,不过除了她没有人听到。抑扬顿挫有板有眼,是首从未听过的日本歌,在凌晨一点的上环,忽然想起许久许久以前,一个百无聊赖的晚上,沉醉在日本风的闽南歌《港都夜雨》。缺乏方言天才的关系,歌词一直弄不清楚,后来听到蔡琴的《心上没有人》,直觉是同一种情怀:心上没有人/夜晚一盏灯/寂寞不必等/自己轻轻来敲我的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