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涵:另类福气

雪泥鸿爪

回新度假,在街上偶遇一位前同事。从前她是光鲜亮丽的白领丽人,而今她面容憔悴,头发花白,原本丰腴的身型消瘦了。

打个招呼后才知道她为照顾病重的母亲已离职一年多。直到母亲去世后,她才开始出来见见朋友,恢复社交生活。但因为精力透支,她对于重返职场已感到力不从心,意兴阑珊。我听完她的叙述,深深感受到她的倦怠乏力。

最近几年,我时常在老同学、老朋友和前同事的圈子中听到类似的例子:A放下在新加坡的教学工作回返台湾照顾老妈子,B申请半年无薪假期陪伴患癌的母亲,C提前退休照顾失智的老爸等等。他们都是因为孝顺父母而心甘情愿地做出牺牲,尤其是那些未婚的女子,照顾年老父母的责任往往是落在她们的身上。

大龄的子女照顾病弱的父母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只是一年半载的过渡期还好,否则日子久了,子女不免对父母失去耐性和爱心,尤其是面对情绪反复无常、返老还童的失智者。C就曾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对着诬告他的父亲咆哮。事后,他躲在房里的一个角落嚎啕大哭。最近,他开始有忧郁的症状。他需要的是适时的抽身让自己有喘气的空间以避免精神崩溃。

子女辞职照顾父母是难能可贵之举,但此举也无形中在殆尽自己的生命力。台湾女作家张曼娟就谈到:“很多人为照顾父母而辞职,那真的是非常辛苦,等于是取消自己一部分生命。”

那是她照顾年老父母后的经验之谈。我想绝大多数的父母也不忍心让子女为了照顾他们而牺牲工作,但这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尤其是已经失智的老人。

看护老人的工作既劳心又劳力。人的精力和体力毕竟有限,硬撑的结果就会把自己搞垮。如果有经济能力请一个帮佣或有其他的手足分担,多少可以减轻一些压力。许多看护者就是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独撑以至于身心俱惫。

我老爸三年前开始出现轻微失智。我们请了帮佣来照顾他。我们五个兄弟姐妹一起分担照顾老爸的重担,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这期间虽然也有苦恼的时候,但大体上我们个别的担子是轻省的,因为有彼此的扶持和担当。

我们这一代不仅迟婚,生育率也低,选择单身的也不少。轮到我们体弱多病、风烛残年的时候,谁又会是我们的看护者?我想是请看护,住安老院居多吧?想想,长寿不一定是福气。能活着而不失自理能力,不拖累子女,哪怕寿命短一些也不失为一种福气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