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国安:世界惊叹号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孩子若先离世,母亲必须斩指,死几个孩子就斩几根手指;印度的土著涂一身白,偶尔和尸体性交;印度尼西亚的波罗魔火山旁的高峰,天天有人下山时失踪。

还有很多令人惊叹的旅游故事,一个星期三的傍晚,在乌节路图书馆,一群单独旅游爱好者热心的分享着。开始设立时,这个兴趣小组开放让大家自由分享自己的旅游故事,今天的分享比较有主题:分享旅游照。分享会开始时,大家非常害羞,直到听到越来越多令人惊叹的故事后,大家才巴不得分享自己拍下的奇观奇人,越听越觉得世界上无奇不有。斩指是巴布亚新几内亚人哀悼的方式,同时为镇压凶煞的亡魂,特别是如果已故家属在世时是权威人物。印度土著“阿果利”深信万物为一体,无界无分歧,因此和人体或尸体性交对他们来说没差,他们和尸体性交时,还有打鼓撒粉的庄重仪式。

大开眼界之外,单独旅行也让很多人发现自己,不管是有目的的或是随遇而安的旅行,它都让我们多认识自己一点。有人分享自己特别怕水,却在盲目跟风的情况下被拉去海上生活三天三夜。她去了,发现自己挺享受捉鱼吹海风的过程。还好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她也没有屈服于自己的恐惧而退团。其实,越不想干的事儿,越能逼出自己的潜能。有人会为了目睹秋天神庙日出景色而反复飞往日本,仿佛那景色是专属自己的一幅“心画”,独一无二,只有自己懂得欣赏其中的来龙和去脉。另外, 爬山那么危险,为何还有那么多人愿意去?去看日出是很普遍的原因,很少人分享的,是他们在高山云丛里坦荡荡赤裸裸面对生命力最强烈的太阳时,心里的空间留给了什么、脑海里悟出了什么。人烟越稀少的地方,越容易找到自己。

人生走到尽头,流传下去的故事,基本上,都是这一些惊叹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