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必也正名乎

常常羡慕别人一掉落在地球上就有个漂亮的名字,例如钱钟书、季羡林、苏雪林、骆笑平、熊祥光、庄丹心、李时珍等等,一生只用一个名字,走得直,行得正,光明磊落,哪里像我这样取一大堆多笔名,还要用张爱玲的话来自圆其说。张爱玲说,取名“是一种轻便的,小规模的创造”。但一个人给自己取那么多名字,看在张爱玲眼里,却是“近于无聊”。“有人喜欢在四壁与天花板上镶满了镜子,时时刻刻从不同角度端详他自己,百看不厌。多取名字,也是同样的自我膨胀。”所幸她接下来笔锋一转,又给我们这种把肚皮鼓到大大的青蛙带来一点安慰:“像这一类的自我的膨胀,即于他人无碍,何妨用以自娱?虽然是一种精神上的浪费,我们中国人素来是倾向于美的糜费的。”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