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块干净的 土地上打滚

我1992年从中国上海移居新加坡,至今整整25年了。

那时已过而立之年,从出生地被外部运势“连根拨起”,不远千里跑去另一个地方谋生定居,让人格外假设生命是散漫浮动的“地理概念”。

一出樟宜机场,新加坡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非常干净。到来第二天我写信给尚留在上海的妻子(那时靠纸张书写),告诉她心得:新加坡路面干净平整,闪着热带的晃眼白光,我真想在上面满地打一个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