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不是挪威那个

乍闻本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日裔作家,我还以为大众情人村上春树终于得偿所愿,自作多情抢先松了一口气:“好了,从今以后不必年年10月都被抱不平的喧哗打扰清静了。”报讯的朋友连忙更正:“不是挪威那个,是英国那个。”哎呀我的天,石黑一雄!80年代末趁出席伦敦电影节之便逛书店,撞口撞面都是他的《长日将尽》,刚刚得了布克奖,无一不摆放在当眼处,俨然当时得令的新贵。古董袋表大特写的封面非常漂亮,拿上手翻了翻,“与我无关”之感油然而生,倒对以能剧面具招徕的处男作《群山淡景》较有兴趣,不过缘分就是这样,猎奇归猎奇,买下来始终没有看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