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早知道又能怎样

心海遗珠

《中国新歌声》大决赛当晚,我在大陆卫视看直播,妻在小国电脑看转播。有趣的是:不知道是因为两地网络权限有别,或者岛国所购买的播映版权不同步,又或者其他难以启齿的不能言之隐,直播竟比转播快了20分钟左右!也就是说,当我在聆听第四位参赛歌手演唱时,妻却还在观赏第一位歌手表演。

两个人在异地观看同一台歌唱比赛节目,我却比妻早了20分钟,这种感觉相当奇妙,算得上是人生中难得遇见的一次“早知道”。网络上曾经流行过这样一句俗话——“千金难买早知道,万金难买后悔药”,如果再以“一寸光阴一寸金”来计算,早知道的20分钟可值金银几何?

《新歌声》巅峰之战的第二轮赛制是以现场揭晓的得票率来决定五强歌手的去留,因此每三个人表演过后,得票最低的就必须离开。妻和小国岛民们最为关注的当然是本地爵士女唱将董姿彦在赛场上的表现了。作为第四个出场的参赛者,董姿彦虽然成功打败了在前三人比拼中淘汰了肖凯晔的叶晓粤,却在第五个歌手扎西平措表演后,输给了积分最高的郭沁和得分第二高的扎西平措,无缘步入终极PK环节,仅获季军。

整个比赛过程中,因为我的“早知道”,所以妻在观看第一位出场的叶晓粤表演时,就知道她之后会被董姿彦淘汰;聆听第二位出场的肖凯晔演唱,就知道她待会儿将被郭沁打败;而董姿彦最后输给扎西平措,是因为她在演唱凤飞飞名曲《掌声响起》时,临场表现不如她之前那一首首惊喜连连的改编版中英文歌曲,没能再度让观众掌声响起。

妻看完董姿彦的演唱后发来微信,说董的确有几处失误,弦外之音是颇觉自己也可担任裁判了。回想而立之初,在写词谱曲制作唱片之余,也每常忝当歌唱比赛评委,最爱挑剔的就是参赛者在咬字吐词、音色音准、节奏停顿、轻重收放、感情处理、呼吸换气、台风服装、眼神手势等方面所犯的错失,于今回望:年轻时的吹毛求疵几近病态。

不惑以后再听歌,挑毛病的臭习性虽然还在,但却多了一些宽容,学会怎么从别的方面和其他角度欣赏演唱者声音的色彩、生活的历练、感情的投入、品德的素养、文化的意蕴等。如今年过五十,“天命”虽依然不得而知,但“知命”甚至“认命”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同时,在经受了生活这些年的反复“征服”之后,也更明白了听歌和做人都一样:就算让你“早知道”,很多的人和事,你也不能想怎样就怎样。所以,虽然赛前“早知道”某位导师回归操暗箱,收官又“后知道”某位导师回港爆黑幕,“我和你”除了“一笑而过”,“你还要我怎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