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经历老化

那是很奇怪的一种感觉。你知道自己正经历一个新旧交替的年代和过程,你看着周遭的一切因科技的进步而迅速改变,生活习惯被迫跟着适应,但在紧跟时代变迁的过程中,你清楚自己步伐有点吃力,然后渐渐乏力,稍微慢一两拍,马上被抛在后头,就再也追不上,于是开始担忧,甚至恐慌,偶尔还心惊胆跳,不知所措。

每个年代都有被淘汰的旧事物和突然冒出的新东西,我这个年代的人,十多二十年前看着互联网的出现,看着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冒起,目睹实体书籍和刊物以及传统电视节目的没落,见证传统手机、传真机、卡带,以及光碟的兴衰,更与一群顺着这个年代科技风“吃湖”的千禧族擦肩而过或正面交锋,然后不论多不愿意,都得承认属于自己的年代已经成为过去式。

这种感觉不仅仅是“奇怪”而已,甚至有点可怕。好像在不是很久以前,才觉得拥有整个天下,任何时候都如鱼得水,脚步总比社会步伐快一两步,凡事都走在时代尖端,从服饰、举手投足、说话语气,到办事效率,都有种气焰。最重要的是不同的思维和见解,超前的想法总让人佩服,于是在成长路上交出一张又一张漂亮的成绩单。

但千禧年代实在来得太快,相比与数码和网络科技一起出生成长的千禧族,我们这些须要适应时代变迁并渐渐老去的“上一代”人,很快就气喘如牛,有时甚至连气喘都没时间,只能口瞪目呆看着世界急速转变。

最近因公与一群被业界称为颠覆者的年轻人接触,了解他们的创业过程,颠覆性的思维和不怕死的打拼精神,佩服之余,不自觉沮丧。Ninja Van、Shopback及Grain这几个才创办三年不到的“小baby”本地起步公司,业绩月月翻倍,从什么都没有到现在拥有几千万元的创投基金,已经国际知名。公司创办人都年轻得不像话,平均年龄才30岁,就算不必与他们见面都感觉得到他们旺盛和充沛的精力,他们的电邮和WhatsApp短信“快而有力”,和他们打交道不必兜圈子,反而担心自己的一些“笨问题”是否会让他们觉得浪费太多时间。

也许有些人和我一样,现在终于发觉最大的遗憾是在迎接千禧科技来临的初期,没有警觉性地、太舒适地,仍不知天高地厚地,只坐在一旁观望新时代的降临和新世代的来临,而完全没有参与。

这绝对是自满的悲惨后果,现在就算要开始或许已来不及。看看周遭许多盲目跟从科技,学着人家数码化和网络化的“中生代”,以为只要有个手机应用或有个网页就可以搭上千禧快车,非常短视。当然,我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至少他们还有短视,我又近视又老花,眼镜换了一副又一副,看远看近仍看不见未来,别说颠覆,连照旧生活的精力都所剩无几,天天被这样的担忧困扰,身心疲累。

然后我终于明白,正在经历的,是老化过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