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一亩心田小草野花

如果让我耕耘一亩心田,我宁愿打理成一片小草野花,朴质素雅,不奢华不浮夸,自然自在,日常随性,一切简约一切刚好。

那天在网上看了一段有关辨喜的简短视频,忽而脑海里就浮现高中时代,学校举办歌唱比赛,两名学妹选唱《梦田》的情景。

辨喜,又名斯瓦米·维韦卡南达(Swami Vivekananda,1863-1902),印度近代哲学家、社会运动家,也是最早将瑜伽修行引入西方的印度教改革家。视频分享了他的一句名言,他说:人心是最佳的肥料,种下任何东西,无论是爱意、仇恨、恐惧、希望、嫉妒,都必会结果;我们得好好决定,究竟想收成什么。

《梦田》是三毛的词,那年舞台上学妹的女声二重唱,绝不逊色于原唱歌手齐豫与潘越云。每个人心里一亩田,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开尽梨花春又来,绵绵不息一段不醒的梦。

前阵子接受某亲子英文杂志的书面采访,编辑提问:你希望通过画作传达怎样的信息?刚好那时我们在处理2018年的月历,月历封面我用了hopeful一字,就回了一句:The life we have is hopeful, and the world we live in is beautiful(人生充满希望,世间一切美好)。这些年下来,我时不时也总会自问,该如何定义自己的作品?误打误撞开始玩票性地创作插画,然什么是插画?我画的是什么?我又为何这么画?有人说我画的是童趣,有人说是梦幻,有人说是怀旧,也有人说是忧愁与温暖。

也许我画的就是我认为的美好。就算在我还没想清楚之前,我自自然然就已经这么画了。越不经意,就越真实。可以这么说,我画的就是一种平易近人;因为美好,本就该亲近人心。

说来凑巧,上周到老同学的办公室开会,我们中学、高中都同校,但从没同班也就不熟。兜了一大圈,不想这时才有了交集。我从没想过他后来会从事影视制作,还闯出了名堂,他是理科生,大学修工程,与娱乐创意都沾不上边。他说高中时的那场歌唱比赛,就是他加入学生会时倡议举办的。他总在全校活动上,负责弹吉他带领同学齐欢唱。难怪他后来会加入电视台综艺组,从那边起家。

闲聊间我们谈到了未来,他在思考公司接下来5到10年的发展;我则说已瞄准了60岁,那将是人生的下一个阶段。老同学关心我当前的状况。我回说现在的每一天都由自己决定,我喜欢当下简简单单的生活。他说喜欢就对了。

什么是日常?日常,就是一切平常。有好也有不怎么美好;有顺遂也有不怎么顺心;有点钱也有时候不怎么有钱;有烦恼也有可以不烦恼。就是一切刚刚好,平平凡凡,简简单单。辨喜提醒我们人心是一方沃土,种什么是什么,要细心斟酌,好好耕作;三毛则在心田栽种那个流浪的年代不醒的梦。如果让我耕耘一亩心田,我宁愿打理成一片小草野花,朴质素雅,不奢华不浮夸,自然自在,日常随性,一切简约一切刚好。这是我的态度,而这也决定了我的作品,不曲高和寡,不故弄玄虚,不惺惺作态。

生活是禅,美在自然。日常本就在身边,却也最为人所忽略。其实仔细想想,能体会日常是多么的幸福!我也总相信美根本无须刻意求索,只要愿意用心,美就在眼底,就在阳光洒落墙面所剪出的树影中,就在那一杯豪不起眼的廉价咖啡乌里。

人心是个容器,装的快乐多了,烦恼自然就会少了。这是我近来读到的一句话,有意思。我把小小的梦装进了心田,我把心田根植在平凡无奇的日常。

“好日常·Wonderful Day”阿果水彩插画展,本周六于草根书室开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