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哮喘来袭

去年这个时候,侥得老友垂顾,邀我飞北京参加“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因为年轻时逢人多场合每常手足无措,所以面对这类文坛活动,素来颇为抗拒。随着年轮在腰间突围,应付群众的能耐虽有寸进,可老来心性日渐淡泊,对各方善意邀请,也每多婉言相拒。然而,老友是我尊重的长辈,叮嘱殷殷盛情难却,只好勉力赴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