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涵:驻太

雪泥鸿爪

在一个社交场合中,遇见一位前同事。十多年前,我们平起平坐,而今她是一家外资银行的总裁。她问起我在上海的状况。当我告诉她我是个每天洗衣做饭打扫的家庭主妇时,她的表情出现几秒的愕然,然后很认真地说:Expatriate's Wife is my dreamed career! 或许,她想那样的客套话有助于缓解我心里可能存在的不平衡感。其实,她是多心了。现阶段的我,日子过得静好。

Expatriate's Wife指的是“海外派驻人员的太太“,我把它简称为“驻太”。它是比“家庭主妇“的名堂中听些,也是许多女性憧憬的身份,尤其是那些需要兼顾家庭事业、蜡烛两头烧的职业女性。

在一般人的刻板印象中,“驻太”是一群养尊处优的阔太太。她们外出有专用司机接送,家务事有阿姨代劳,孩子们上国际学校;闲暇时间不是按摩、美甲、美发,就是喝下午茶、搞餐会。那些比较有文化修养的就学书画、学外语、逛书店、上美术馆,不然就当义工、搞慈善活动。这样悠闲自在、丰富多彩的生活,夫复何求?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知鱼之乐焉知鱼之痛?每样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有得必有失,有取必有舍。丈夫被派驻海外,妻子要随从就得放弃原有的工作,也因此放弃了经济独立、完善自我的意愿。局外人看到是驻太表面的风光,看不见的是她们融入异乡面临的挣扎。她们也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悲哀和艰难。李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她曾经是美国华裔小姐,西雅图电视台著名的记者兼主持人,前驻华大使骆家辉的爱妻。李蒙不只才貌双全,更是那种在男人背后撑起一片天的女人。在她的鼎力辅佐下,骆家辉的政治仕途如虎添翼。两人一度是美国及中国媒体聚焦的对象,是人人羡慕的模范夫妻,骆家辉更是公认的好丈夫、好父亲。

2011年,李蒙带着三个孩子尾随外派的丈夫,驻留北京。不料还未满两年就以“为孩子提供更完善的教育环境”为理由先回美国。2013年底,骆家辉提出辞呈,隔年返美与家人团聚。有人因此谣传骆家辉在任期间有外遇而引咎辞职。李蒙力挺丈夫,为他辟谣。他们在公开场合依然以恩爱夫妻示众。岂料今年5月,他们对外公开已于2015年4月离婚的秘密。20多年相濡以沫的婚姻终究抵不过两年多的派驻生涯带来的考验。美满的婚姻触礁了还要艰辛地维持几年和睦的假象,那是多大的悲哀和无奈。

若丈夫被外派的地方是第三世界国家,驻太所面临的挑战就更大。几年前,友人带着三个还在学龄的孩子随同丈夫驻留非洲的一个落后国家。她告诉我那三年的日子就犹如坐过山车般心惊胆战。那里的卫生条件不好,刚去的时候一家人常有腹泻的症状。若要买新鲜的果菜就得付天价,有时即使有钱也买不到。恐怖袭击事件时有所闻,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闯进外国人的社区进行杀戮。孩子们上学放学途中也担心他们的校车会被恶徒半途拦截。有时形势恶化,还得在家中囤积粮食和食水。那样的驻太生活根本不是梦想而是梦魇!

其实,驻太谈不上是一项职业,它是环境使然的身份改变,生活重心的转移。驻太的生活是梦想或梦魇因人而异,不同的际遇就有不同的感受,不能一概而论。驻太的幸福指数也不一定和丈夫优厚的外派配套挂钩,家中其他成员的幸福感,个人的心态和适应能力也是关键因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