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把我包括在外

每逢电影界传出某某遭某某占便宜的丑闻,总有息事宁人的声音开解,“既然进娱乐圈,应该有心理准备”,愿者上钓各取所需,就像被性侵天经地义,没事发生才有鬼。华人有歧视戏子传统,纵使电影从业员由上世纪中开始获得表演艺术家的高贵封号,配套的尊重并没有广泛催生,女明星大摇大摆以“爷”自居又如何,看热闹的老百姓仍然当她们富贵能淫的花瓶,饭局有价泊宿有价,贪慕虚荣咎由自取。偶有烈女奋起抗暴,通常换来“不识抬举”的嘲笑,蓄意破坏和谐,差一点要背上害群之马黑锅,就连同情者“出淤泥而不染”的赞扬,也不外曲线证实了环境的恶劣,毫无诚意深入研究前因后果。哈维韦恩斯坦受害人哑忍二三十年才集体出柜,坊间一片惊叹,为事业着想牺牲可以有多大,想想恐怖过史提芬金恐怖片,之前的微弱控诉一一被摆平,反映的更是权势的威猛,若非纽约两份报刊锲而不舍,恶性循环都不知道要继续到什么时候——题外话,《纽约人》揭秘记者署名劳朗花露,正是米雅花露那个当年力挺妈妈指控胡迪艾伦的儿子,那单清官难断的家务事谁是谁非局外人不便置喙,化悲愤为力量倒是值得赞赏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