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嬿青:梅兰竹菊

一个人对爱的最大认可,就是敢跟天争,敢孤身等到白头,敢无悔等到下一世。

南洋近日多雨,多雨出不了门就适合在阳台吹吹风喝喝茶,等华灯初上烟雨濛濛,那一刻便是红酒音乐再有几句真心话的时候……

偏巧这几天陆续有几位佳人到访,雨天留人,自然多坐一会儿。不知是狂风暴雨和红酒的激情碰撞,还是细雨迷蒙与绿茶的温润细腻总让小姐女士们在午后黄昏时而真情流露时而感慨万千,时而宿命平静时而情绪铿锵……

勃艮第滑入酒杯时,雷声在后面低声徘徊,梅举起酒杯说:“我满足过失落过,但从来没有后悔过,现在的生活是我选择的结果。我性格强硬,做错过很多事,满足过失落过为此伤心过。”抿一口酒,她十分满足地继续说:“因为我用自己的方式活着,面对工作和感情。很多难题并不容易解决,挺过去把它咽下去,然后昂首而立,成为一个更坚韧的人。我很满意自己!”

梅45岁,单身,优秀的新移民专业人士。在新加坡将近20年,靠自己的专业和努力打拼到职场的位子,工作进修投资置业,她像一个男人一样在这个社会打拼,终于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她说的满意,其实在多数人眼里并不令人满意。单身的老姑娘,没有老公和孩子……

天昏地暗,电闪雷鸣时,兰有些急促而宿命:“我看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吧……没有人会真正爱我,就是这样了!”我赶紧收起她的威士忌酒杯,迅速地给她递上一杯白开水,希望那猝不及防的闪电和离得很近的雷声没有打碎她最后的人生梦想……我赶紧告诉她:“爱你的人多了,你不愿意而已……再说我们都爱你的!”她没喝白开水,继续威士忌!

兰,39岁,甜美纤细,白衬衫牛仔裤,怎么看都是28岁。一般学历一般工作,人漂亮!按理来说,她这样一个可人儿早就该有个好归宿,相夫教子,也许是缘分未到也许是阴差阳错也许自己也比较挑剔……反正兰就是这个样剩着了,靠自己在职场风生水起她没这个本事,但当个好妻子好太太,兰还是很胜任的!但是……

与兰恰恰相反,竹真是个好命女!资质平平,相貌平平,黝黑消瘦,但嫁了一个事业非常成功的老公!电闪雷鸣也好,晴天霹雳也好,竹一点没感觉,继续一边红酒一边网购……她年纪轻轻就生活优渥很有安全感,解决不了的事,钱摆平。看着兰和竹,你还真的不能不信命!

菊来我这里的时候,脸上身上都是满满的胶原蛋白,28岁初为人母,有一种特别美好的灵动!为了宝宝,酒不能喝,下雨喝茶她说在阳台感觉很好……想起自己在相仿年龄刚生产时的不安,不安于工作,不安于孩子也不安于钱财……菊没有这种不安,摇着脚看着雨怡然自得。

菊的家公在他们结婚之初便给小俩口买了Studio apartment,现在有了孩子,又为他们在东部买了三房新公寓。菊的先生在国际大公司工作,她本人也有不错的学历和工作。菊很放松,计划着如何搬新家何时准备生育第二胎并把一套房子租出去。

梅、兰、竹、菊,四个不同背景的女性,境遇完全不同。一个女人,要么靠得了父母,要么靠得了丈夫,要么靠得了自己……否则你再如何花容月貌又如何?

而像梅这样的女性现在真是越来越多,她内心一直不愿被世俗的婚姻观所打败,她不是“过了28岁就一定要把自己嫁掉”的那种女性,如果不是与自己所爱之人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其他人都变成了将就,而她不愿将就。

一个人对爱的最大认可,就是敢跟天争,敢孤身等到白头,敢无悔等到下一世。人生真的不过短短几十年的光景而已,在这几十年里,还免不了要有误解,要有争执,要有悲愁、痛苦和别离,那又何苦对爱将就呢?幸福只是暂时地没有来敲你的门。

梅,勃艮第酒杯,听雨,望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