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弗所:婚礼

几年前,我第一次来到土耳其,当时是炎炎夏天,几乎每一天的天气都是34度以上。满脸油光,汗珠一串串的挂在我的脖子上,使我参观每一个景点都特别仓促。

走进那曾是古希腊人在小亚细亚建立的繁华大城市,而今,成了旅游景点的以弗所(也译艾菲索斯)。我的思绪是黏糊糊的,像是把欢愉与烦躁都粘在一块儿,很是纠结的心情。身上异味让我觉得狼狈,我不敢接近任何人,也不让他人靠近自己,与人沟通的兴致全都消散。

临走的时候,经过长廊前的空地,那里摆放着一行行被白纱裹得密不透风的椅子,面向着白色舞台,似乎即将进行一场世纪婚礼。

能在这千年古迹里宣誓,是多少有情人梦寐以求的婚礼啊!

我走到工作人员身边,轻声细语问:“请问,婚礼是几点举行的呢?”工作人员不肯透露,对我不苟言笑。

于是,我在附近徘徊,我劝自己再耐心等一会儿。也许很快就能看见新娘的婚纱,也许他们愿意让我入席观礼,也许……很快就没有也许。

因为那位工作人员在他主管耳边嘀嘀咕咕,估计是说发现可疑人物,所以,很快地我就被保安“请走”,而理由是参观时间即将结束。

好吧,反正没掐着我胳膊丢出场外,已是给我台阶了,我又何必自找无趣。

夕照打在土色的城墙上,像是泼了金光闪闪的油漆。我转过身,让这层层亮光做我离去的背景。

重游以弗所,我已经不记得塞尔苏斯图书馆在哪一个角落,也忘了哪个方向走进圣母玛利亚故居。看来,路痴症不管修行了多少年,依然治不好。

可几年过去了,我却依然惦记那对从未见过的新人,憧憬那场古迹婚礼,幻想那座无虚席的场景……

伙伴问我,是不是在乎没看见婚纱在古迹摇曳?还是,在意没听见那一句句听不懂的土耳其语誓言?

我说:“都有吧。”

我爬上古代剧院最高的阶梯上,遥望当年搭建宣誓台的地方。

看着曾经的喧哗,而今的荒凉。想起曾有人问我,有没有后悔不停地追赶?

最远的地方不是未来,而是曾经;永远到不了的地方,是过去。

既然无法回头,就别再纠缠无用的答案了。

最远的地方不是未来,而是曾经;永远到不了的地方,是过去。

——笨女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婚礼 笨女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