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若非核心记忆

是否有人会将喜怒哀乐,想象成一组“特工队”,在自己脑子里控制个人的情绪?动画电影《玩转脑朋友》(Inside out)就给了我们如此遐想的空间。

11岁的主人翁瑞丽,和父母从明尼苏达州搬迁到三藩市。陌生的环境和突如其来的变迁,让小女孩无所适从,平添了强烈的疏离感。难得的是,忙碌的父母,不但努力地适应新生活,还尽力不忽略瑞丽。然而,此番关怀给女儿带来的却是心理的负担。

剧情描述瑞丽大脑这极其精细的控制室中,五种拟人化的情绪:快乐(Joy)、忧伤(Sadness)、惧怕(Fear)、厌恶(Disgust),还有愤怒(Anger)如何主宰她的情绪和成长。片中以一颗颗剔透的球,象征瑞丽脑中承载的喜怒哀乐记忆,包括瑞丽孩提时的一颦一笑。就外在的因素而言,大人的赞赏与鼓励、批评与伤害,都是瑞丽的自信与自尊形成的要素。

和我们一样,瑞丽所有的特殊经历,都相继成为她一生的核心记忆,包括了疲惫、愤慨、矛盾、挣扎等情绪现象。核心记忆,一般来说,乃融入了情景和情感的深刻记忆,让我们对眼前的事物,有更深入的认识和掌握。而家庭的影响最为深远,因为亲情不会被任何生活的磨难消弭。

瑞丽短短11岁的人生,已有了失措、失望、沮丧的经历。任何人有了这些难以探触的心理,都需要宣泄、倾诉和疏导的空间,方能走出穷山恶水。我不禁想,一般被标签为“负面”的情绪,可能只是一则信息,比如自卑乔装成自负,若缺乏认知,就难以辨识背后真正的情绪面貌。

有一幕,快乐不慎跌入了“记忆堆填区”,目睹瑞丽的一颗颗缤纷童年记忆球,渐渐变得阴沉,有灰飞烟灭的可能。届时,瑞丽的记忆就会出现断层,使得她现有的每一刻,无法与活过的时光衔接。

不知观众看此片时,会否定然深思,甚至涕泪纵横地恍悟——我们曾在不觉中,把沉淀心中的烙印扔进了“堆填区”。儿时很纯粹的满足,参赛时的激情与赛后的不甘心,工作时被当众羞辱的难堪……都该留在“保存区”,经常取出揩拭,不让它们消失殆尽。要不,失忆后的人类,回首时还能以什么为凭借?人若忽略了核心记忆,任意将之扔进“记忆球堆填区”,又怎么能活得蓬勃有力?

故事感人之处也颇耐人寻味。那是忧愁与快乐一起走入瑞丽的核心记忆区,把离家出走的她,从绝望中唤回。有了忧伤与欢乐这两个情绪的双生体,在瑞丽的大脑控制室的抢救,她与父母,以及好友共度的美好时光,骤然间涌上,驱使她毅然返回家。若非那一缕悲伤凸显出瑞丽记忆中,一幕幕欢愉的可贵,小女孩就永远不知:幸福在手中,必须紧握。所谓一世就是一段悲喜交替之旅——唯有经历过与悲伤同舟,才会更享受与欢乐同行。

所谓一世就是一段悲喜交替之旅——唯有经历过与悲伤同舟,才会更享受与欢乐同行。 ——郑海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