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良:晒衣服 收衣服

我住组屋九楼,东西向。朝东一片草场,开阔无阻,朝西是停车场;隔着几十米距离,对面有另一排组屋。

我离职后,大部分时间在家,和妻子分工:她负责晒衣服,每天早上把一两竹竿的衣服晒出去。我的任务是负责收衣服。我的任务不简单。

新加坡多雨,中午前后往往有阵雨,看天决定何时收衣服颇有难度。收得不及时,衣服淋湿,阵雨的雨量大,衣服一淋湿就湿透透,要重新洗过晒过,和遭受自然灾害差不多。有时看着马上要下雨,急急把衣服收进,却是“杞人忧天”,乌云一过,大太阳好好地毒毒地挂在天空,嘲笑你无事忙。

吃一堑长一智,总结经验比天气预报更管用。阵雨来临前常起阵风,当突然平地呼啸,越刮越猛,及至门窗响动,阵雨暴雨就在后头了,你只有几分钟“抢救雷恩大兵”的时间。另外,我有个优势,住房东向宽敞便于瞭望,一见天色苗头不对,我就站立东窗仰看长天,若是远近翻滚厚厚的乌云,不再犹豫,立刻出手;若只是小面积稀稀拉拉的几朵遮住太阳的乌云,就“当它透明”。渐渐的,收衣服的任务,我能从容应付了。

我住房晾衣架在西向的厨房外,停车场对面那排组屋的晾衣架与我们相对,朝东。早上少雨,对面晾衣架上晒满了各式衣服,金色阳光迎面照耀,五彩缤纷,煞是好看。但中午前后阵雨隐患对那五彩缤纷是个威胁。将心比心――雨来了衣服没收进,一上午太阳白晒,晦气。倘若“空袭警报”虚惊一场,衣服收进没干,再晒出又恐天气弄假成真,进退两难。现在好了,那儿几家反复见证了,对面这儿九楼有个Uncle懂天文,每次收衣服都那么准准,他们就投了信任票,一瞧见我收衣服,哪怕没啥下雨征兆,也快速跟进,其中尤以一年轻外籍女佣和一比我年纪稍大的异族白头翁最为铁杆。次数多了,有时彼此守望,虽然并不十分看清面目,挥挥手,笑一笑,竟有心心相印的感觉。有次我将整天外出,便早早收进衣服,被白头翁看到,连忙作势要收他的衣服,我隔空跟他胡乱打手势,意思是我要外出,天气没问题,他居然看懂了,停止动作,还朝我竖竖大拇指。

我住角头,隔壁住户是新移民。这家白天家中有人,却从来不在晾衣架上晒衣服,而是将一大家子洗过的衣物晾(堆)在走廊上。通常晾(堆)几天,然后收进,期间刮风下雨衣物淋湿全然不管,再晾干就是。总觉得这家的生活内容缺少生动的元素。

人与人之间关系很微妙,因为有“晒衣服、收衣服”这层互动,我与隔了停车场遥遥相对的那些远芳比较亲近,而和这家把公共走廊当自家阳台的近邻反而比较陌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