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仁余:平凡车站

小花一丛丛盛开,小蝴蝶翩翩,有二三十只,一阵惊喜,有蝴蝶飞舞的车站恐怕别处没有吧。

很幸运,家里下楼,过小马路就是车站,最美丽的车站!这是我自己给它的称号。大家爱说什么“最美丽之一”,我不喜欢这“之一”,完全没有承担,冒用了“最美丽”然后用“之一”来掩护。这车站不是什么地方的最美丽,最美丽就是了。

车站背后是一片绿色草地,然后是大水沟,水沟旁有长长铁路,铁轨旁继续是绿地,有几棵树,各据一个地方,没有互相遮挡,都长得茂盛,很难得各有自己的树的轮廓。如果几个月没人修剪的话,铁道旁的茅草就长成约两人高的厚厚一片,新加坡少有的景色。铁道再过去是条大马路,路的另一边杂树成林,远一点还有小丘,绿色小丘连续两三个。

小车站所在的路面比后面的草地稍高,加上车站左右各有一棵树,你可以想象,艳阳下,它和后面背景自然有一段景深,车站像是镜头聚焦,恰好的前景被背景衬托着,特别突出。如果小雨天,雨丝把背后的树林小丘间隔得更远,车站更孤独了。偶尔火车开过,短暂打破沉寂,轰隆隆一阵子,又安静下来。

搬到这里的前几年,等巴士车时很自然地成了风景的一部分。

然后,先是远处小丘上的绿树砍光,露出黄土,铲泥车罗厘车喧嚣运转,山体一片片刮去。报上刊登坟墓挖掘迁移通告,这才知道那里原有一片旧墓地。漫天尘土,我们天天忙着扫家里地板。有两三年时间,窗外远处堆积了两座大山的建筑用砂石,然后建筑工程开始。

火车服务终于停止,不少人来走铁道,热闹一阵子,接着连铁轨也挖走了。

大路另一边的大型建筑一年年成型,原来的绿色没留下一丁点,只剩下更远更远的地方还有一大片,下雨时冒起阵阵雾气。

车站拆掉,旁边装了临时候车棚,因为它后方要建一座疗养院。

疗养院差不多完工,旁边跨越大水沟的桥要加宽,建筑工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临时车站旁的树被砍了。等到车站移回原位,却紧贴着新建的疗养院,后方已望不过去。

好久没称它为最美丽车站了。

那天等车,车站后疗养院外墙的花圃,小花一丛丛盛开,小蝴蝶翩翩,有二三十只,一阵惊喜,有蝴蝶飞舞的车站恐怕别处没有吧。赶快拿出手机想拍这美丽景象,可是不管怎么拍,却无法拍到蝴蝶飞舞花丛中。

那天看纪录片,日本濑户内海边上有个无人车站,小小的,仅有长凳和屋檐,面向一望无际的海水。这里每天只有一趟电车经过,附近居民不多,平时也没什么人。有人拍了照挂上网,多一些人知道这里,不时有访客,可是这里除了海和天,没有其他的,渐渐的,来的人就是为了这片景色而来,坐在车站凝视大海,尤其是黄昏时分。

纪录片访问几位访客,其中一个摄影者,摄影机三脚架摆好,等待傍晚时分电车进站,晚霞和电车同时入镜,不巧那天阴天,不见落日。第二天摄影队再来时,发现他还在,他说拍不到列车与落霞实在不甘愿,在自己车里睡一晚,去附近吃了饭又回来等待。他说自己开着车到各处摄影,既然决定要拍这车站的落日电车与大海,缺一不可,或许自己没有机会回头再来一次,所以决定多等一天。

镜头里,天色开始暗下来,海上的晚霞映在海水里更灿烂,电车正好进站,他按下快门,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查一查旅游资讯,日本有所谓的十大海边车站,有的因为是热门日本电视剧的拍摄地点而闻名,这个小车站并不在名单里。

一个平凡的车站,也可以美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