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消失在转角

社会发展出现巨大的转折,或社会动荡不安,大家要深刻检讨的除了基建建设,还有人心所依附的价值观念。

谈到未来的传媒发展,有社交媒体平台的工作人员称未来人们阅读新闻、掌握信息不会记得哪家报纸哪个媒体,只会知道是从面簿(FB)上看到的。在此,补充一下,社交平台也不是FB独霸天下,中国用的是微信、年轻人用的是instagram,FB算是主流平台,但不是唯一,也不保证未来主流地位不变。

专业媒体跑新闻得来不易的信息,连句“谢谢”也没有就便利地转用,让人联想到当年盗版CD、DVD如何伤害影音创意事业。盗版书籍也有同样的祸害。不过,也有人认为,盗版有害也有功,至少它使精英知识普及,贫苦家庭或封闭社会的弱势族群也能享受到文学、音乐、电影所带来的快乐。

弱势受益是一时之快,但知识产权受损将是全民埋单。劳作者(创意工作也属于劳动生产)付出得不到合理的回报,最终流失的是文化资产,还有文明发展所仰赖的公义。

再换一个视角。那些提出传统媒体会人间蒸发,或者预言书店会自然死亡,或睁大眼睛看讲究传递情感和生活哲学的饮食文化会绝迹……种种观点,也许属于常理推论,但它并不是铁证如山的结论。就像有人混淆科技进步和生活幸福,两者并非等号。用手机付账买水果的社会不一定拥有自由平等民主。

又如一座城市的交通系统。二三十年前,有评论用香港、台北和新加坡的地铁系统进行比较,从中谈论三地的政治文化及行政效率。当年的香港行政高效;台湾政党政治和地方政治相互角力,地铁建设当年效率最低;而新加坡,强人政治一锤定音,建设发展的气魄之大,效率之高有目共睹。

风水轮流转。现在的台北捷运系统是台北人的骄傲,外地游客,包括新加坡、香港的游客赞不绝口,成了台湾软实力的另一个佳话。而新加坡的地铁系统升级竟闹得官民矛盾,民怨四起,这几十年亮丽的经济数据底下到底遮盖了哪些异变?

新加坡人对自家的公交服务不太满意其实不是这几年才发生的事。归根究底是我们的公交服务落后,这里说的不是硬件设施,而是经营理念少了对服务对象的体贴和关怀。N年前地铁在繁忙时间已经非常拥挤,当时的管事人却用每个乘客在地铁车厢占有多少面积来尝试推翻地铁太拥挤之说。到了效仿香港地铁公司聘用专人在繁忙时间维持地铁车门安全,新加坡地铁服务之落后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当初有危机管理意识,也不用等到今天屋漏偏逢连夜雨。

日本的火车服务准点、车长安全周到不在话下。有没有注意到车厢内的设计,座位上方设有行李架?行李架是方便提着沉重书包和公事包的乘客,但是按照新加坡务实管理的思维会认为这是让乘客遗忘东西设下无底洞。失物认领徒添行政人力,管理失物占空间费人力。把自己的不方便放在服务对象之上是永远无法领悟到服务精神为何价的。

任何社会现象的背后都有一层层的价值理念在维系着。社会发展出现巨大的转折,或社会动荡不安,大家要深刻检讨的除了基建建设,还有人心所依附的价值观念。科技发达只是为盗取他人成果、管理者疏忽职守制造条件,始作俑者是人性。人心建设不全,驾驭科技这把双刃剑,伤人伤己。

21世纪才过了十分之一,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已在改写我们的生活面貌。我不想想象人们如何以进步之名,本末颠倒,动摇文明应有的价值观念。就像上个世纪快速生产如何粗暴地吞噬缓慢生活,搞到自古有之的慢活成了新时髦,城市人走一趟森林浴期盼灵魂得到清净。

老顽固可以接受无现金交易,无线上网关心远方友人的近况,但仍如常地阅读印刷书籍,用钢笔写日记,用黑胶唱片听音乐;喝咖啡要手冲,吃蛋糕要古早味,吃蔬菜水果要有阳光和土地的养分;不赶时间时还可搭巴士游车河;住在邻居和睦的小社区,转角处有孩童与小动物的嬉戏声,还有不怕麻烦吃亏,乐于助人的少年人;阅读新闻,还会读到温暖人间的好故事;社会仍崇拜白手起家的企业家,胸襟开阔的企业家用私房钱去做赔钱但造福社会的幸福事业。在看得到的未来这些美好不会消失在转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