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方梦华

想起你

方逸华原名李梦华,后随母姓方,但不改其“梦”,直至来到香港做了电影人,弃“梦”从“逸”, 成就了生命的另一番传奇。

替女儿取“梦”字为名,有着一番什么样的心志寄寓?

“梦”字深具禅意佛味,若是文人之家,想必是以“庄周梦蝶”之类典故作为隐喻,但方女士之母是上海歌手,舞榭歌台,见尽世间沧桑繁华,心情恐怕比较复杂,一方面深知声色犬马皆为梦,人生亦只是大梦一场,以梦华为名,是希望女儿看破执着;另方面呢,梦有梦的刺激,梦华虽易醒,但在醒来以前,毕竟有它的快乐。

记载北宋开封城内胜景的书不就叫《东京梦华录》吗?作者虽不屑时人的奢侈荒唐,却亦于字里行间暗羡“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看破红尘还得先辨清红尘,当红尘走过,回望过去,不屑的笑容才有力量。或许如同胡兰成所说,“我知富贵荣华原一梦,但我仍爱此梦太分明”,任谁都懂得把取舍挂在嘴边,可是,舍者少而取者多,大家都先追梦再说。

方女士来港后,把“梦华”改为“逸华”,很可能是邵逸夫的主意。他或认为,你从今而后是我的人了,美梦已圆,理该改求安逸,享受一下快乐舒坦的日子。逸即梦,梦即逸,避开了风尘梦醒的凄凉时分,生命里尽是逸悦的美满。

方逸华是老派人,丧礼上,众星致祭,气氛自然肃穆庄重,但如果有人够大胆而又做得了主,其实可以考虑在告别式的某段时刻播放“Romatica”的录音片段,那是方女士60年前的成名作,故曲故人,深含悼念意义。

又或,敢不敢播放《欢乐今宵》?那几乎是某个年代的“港歌”了,跟《狮子山下》同样脍炙人口。在歌声里,“欢乐今宵再会,各位观众晚安”,方女士对港人告别,亦是意义深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