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达胜:尺牍

南洋季风雨天,无客可留,读书自修。找回《雅舍尺牍——梁实秋书札真迹》,编者余光中写“尺牍虽短寸心长”前言,导读有方。阴雨天候,心情松懒,舍大块文章,观文人书信笔迹小品,也是浮生雅趣。

尺牍一词,最早见于西汉典籍,说的是长一尺供书写用的木简 ,后人借指一般书信。记得高中时候,长辈送了一本袁枚的《小仓山房尺牍》,说是清朝名著劝我抄读。年少读文言文,耳聪目明唯缺耐力,厮磨日久过半无疾而终。这回重读梁实秋的日常私函书简,其词句文白交融,洗练整饬,情致始终盈饶,感受良多;其信函书法,或毛笔或钢笔体,总是绰约多姿,过目难忘。他有次给林海音的一封翰墨短笺,还真有东坡体的雄肆意趣呢。当然,他下笔时刻绝不晓得日后会遭友人搜罗成册,公诸于世。因此,若说《雅舍小品》为色香味俱全的餐宴佳肴,《雅舍尺牍》的字里行间,不见文饰排场,多是真情朴料,乃寻常百姓私房的家常小菜,平易温实 。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