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人资的经济价值

我第一次接触最低工资是在美国读大学的时候,联邦政府设置最低工资是为了保证受雇员工能维持基本生活需要的花费。我身处的州要求雇主至少要付四美元法定的最低时薪,如果雇主少付就违法,违法的后果就是罚款,再犯除了罚款还有可能面对民事和刑事的诉讼,后果不可谓不严重。事实上,我们这些源源不绝供应劳动力的留学生像是俎上的小鲜肉,挣扎在获得工作机会和时间成本之间,大多只能忍气吞声的看着美国本土学生拿法定工资,自己得反过来给雇主发的工资打折扣。要就每星期在工资单上签收纸上数目大于手上的现金,要就核实工时少于真实工时,要不然就另谋高就,五花八门异曲同工的手法,就是要符合法定最低工资的要求。当年心里清楚明白握在手中的钞票才是我劳动力的经济价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