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基:童话“不童”

童话和故事发挥强大的文学价值外,个人更欣赏藏身其中的童心童趣想象力和无限扩张的幽默正能量。

兜兜转转,应时应景,佳节来临,小文想写童话之“童”。顾名思义,小学生也懂,童话就是写给小孩看的故事书。

脑袋大开,问题出在:世界最好、最精彩的童话,不是出自儿童之手,儿童只会听故事和看故事。写故事的,大多是一些平日非常理性、科学、严肃、认真的大人。

大人也曾经是小孩,可是,大人却经常在写作时,往往把自己的理性、科学、严肃和认真,加进他们的著作而不自知。结果才导致童话“不童”。

“不童”失掉的是:儿童世界里最珍贵、最可爱的童心童趣。有些还插图五颜六色、伧俗难耐,属于儿童不宜却还到处叫卖,非常不该。

所幸欧美、英国、日本、东欧的一些大人先生们,有鉴于此,不断努力出来矫正、抢救。出版了不少令人喜爱的不朽名著。

欧美的例子,可以从著名的童话经典《小红帽》(Little Red Riding Hood,以下简称《小》)看出端倪,挽救童话之“童”,但,为什么会选上小红帽和大灰狼做例子?

据各方报道,从过去到现在,好好坏坏,迄今《小》故事,已先后“生生不息”,前后已有333个内容大同小异的改编和改写本,是世界各种电影、戏剧、漫画、小说的创作原型,成为历久弥新、永垂不朽的故事。

限于篇幅,小文只能集中在法国和德国的两个古老版本来谈。两者相隔的时间,长达400年。

400年间,大家熟悉的小红帽,一个故事,居然出现两个完全不同的内在戏剧性变化和结局。进入论述之前,有必要先行了解《小》的故事内容。

话说欧洲一个喜欢戴着小红帽的乡下小女孩。节日前,要把母亲做好的节日糕点送给住在森林中的外婆。路上遇到一头大灰狼,小妹妹天真地把奶奶的住址告诉了对方,不久,狼就设下陷阱,转身去到林中小屋把老奶奶和小红帽“双料”吃进肚里。顿让世界读者,尤其是小读者,阅罢掩卷,无限伤感400年。

以上是最早见诸文字,法国诗人、儿童文学作家夏尔·佩罗(Charles Perrault)的写法。可是,这个悲惨、残酷的版本,从17世纪以降,不知又流传了多久又多远?总之,终止这个悲剧的是:20世纪的德国著名童话作家格林兄弟(Grimms )。

两兄弟在故事的收尾处,把换装了的人形狼,“恶整”为:畜生把外婆和小红帽吃进肚里,挺着圆大的肚子呼呼入睡,刚好一名猎人路过,闻声入内见状,抡刀剖腹救人。祖孙俩才从狼肚里,得见天日。

接下来的画面更精彩:小红帽在依然“大睡三百回合”的狼肚子里,装满大小石头,恶有恶报,大灰狼逃走,超重堕崖横死。大快人心不要命。

从文学构成来说,第一个法国故事,是以狼为主角,旨在教育孩子:狼是非常危险、非常狡猾的动物,小孩勿近。第二个德国故事,小红帽才出面当家作主,成为化解危机的“大英雄”。敢问天下孩子,有谁不喜欢大英雄和小红帽?

童话和故事发挥强大的文学价值外,个人更欣赏藏身其中的童心童趣想象力和无限扩张的幽默正能量。可让大家一起上网按赞、表扬,迎圣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