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收拾

这是失去与得到的季节。我知道我们总是在失去与得到之间成长,成熟,变老。但是,没有一个时段比这几年更让我清楚这一点。

亲爱的J:

房子很乱,到处都是箱子。搬运工人进进出出。每天都在收拾。这两天更是几乎搬空。

工人为打包的物件封箱,拉开强力胶纸的“嘶哑!嘶哑!”声仿若布帛被扯裂,划破日常的平静。

人一辈子都在收拾。一段结束,一段开始,都得收拾。有的收拾过程轻松自在,有的劳心劳力。谁都希望结果称心如意。

收拾的,不仅是房子,更是心情。劳力属简单,几天解决。劳心的,没有人能说准放下的时间和地点。

被装箱的回忆,总让人揪心。你看你看,走到这里,终于知道这一年半的时间会如何度过。人都害怕失去,那时候迫不及待来新西兰,说是要陪在自己最爱的人身边,不要迷信明天以后还有明天。没想到命运开了一个可怖的玩笑,把在新加坡的至亲带走……

收拾得好的人,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不懂收拾的人,拖拖拉拉,迷失在自己杂乱无章的宝贝里,每一件都和回忆与情感相关。有本事干净利落,必定都带点狠劲,过时的、没用的、绊手绊脚的,说丢就丢,绝不心软。心太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终究吃亏。

面对空荡荡的房子,又是揪心。毕竟是生活了一年半的一方土地,离开以后不会再回来。这些树、这些鸟儿、这些风这些云,这些花儿这些味道,往后我们梦里相见吧。

这是失去与得到的季节。我知道我们总是在失去与得到之间成长,成熟,变老。但是,没有一个时段比这几年更让我清楚这一点。所有的失去与得到,我们努力不懈去追求去祈望,却从来不曾左右结果。每一个人每一段人生就这样子一步步靠近死亡,惊人地凄美。

一段结束,一段开始。人的心情激荡起伏,总想牢牢抓住什么,万般不舍。有的人,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段落的交汇点上,成为心情的一部分。我的人生与你的人生的交汇,因此开始,因此结束。我们不会知道自己带给别人的影响,每一个人也只能努力做着最好的自己,一路收拾自己的小宇宙。

我很努力,我想每一个人都是。我们也都只能是那一个时候最好的自己而已,所以没有所谓后悔。就算从头来过,也只能这样“选择”,如果有选择的话。超越不了的不是什么,是自己。

这样子看来,很多事情就有了头绪。我接受当时的当下所做的每一个决定和带来的每一种结果。问题不是当下的决定不够好,而是在每一个结果以后,如何调整收拾自己的心态,永远选择正面地面对接下来的人生。

亲爱的J,一年半前,来新西兰的第一封信是写给J的。一年半后离开新西兰,这最后一封信,也写给J吧。

J是谁?或许一开始,确实是你,毕竟没有你就不会有J了。但是两年多以后,我笔下的J还是你吗?你又是谁?现实的你和想象的你,那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你,因离世而活在我笔下的你,更像是散布宇宙的星尘,换成任何其他代号,我大概也会写着一样的内容。

J就是我的小宇宙的一部分吧。一个我紧紧握在手里的一部分。我的一部分。这样说来,好像跟J无关,跟你无关了。你不会失望的。最终我们都是自己的小宇宙而已。睿智如你,必定比谁都清楚。谁没有别人眼中片鳞半爪的心情,收拾起来吧,就算它在自己心中如海啸般澎湃。

威灵顿的最后几天,我要再去一趟伊丽莎白女皇海滩。这是我在威灵顿地区最喜欢的一片大海,海岸线一望无垠,海潮迷濛浪漫,沙滩是黑的。

沙石地上,有一种鹅卵形的黑色木块,在太阳下闪烁,像一颗颗黑色宝石。我沿着海岸捡拾这些黑色宝石,把它们装进一个个玻璃瓶里,一瓶一瓶收拾,带回新加坡。那是威灵顿的大海一点一点舔舐,经年累月以后,交到我手里最圆润完满的礼物。

海边的风永远那么强劲,我压着红色草帽的帽檐望向大海。阳光下碧绿灰蓝、一波一波的浪花追逐着我的脚印。

两年前,我以为我会在白色的沙滩上将你遗忘,残忍而痛快,结果我们在黑色的沙滩上迎来佳节,自在而感恩。亲爱的J,圣诞快乐!新年快乐!未来给予我们的,从来超乎想象。

我不会要再质疑什么,也不需要再证明什么,更不需要寻找什么、复制什么。

这样子,就很完满了。(传自威灵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