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相忘江湖 相忘云山

当我已化作烟水,但愿在漫漫浩淼中有我一片的波光粼粼,让后人偶然回头,也找到一瞬间的感动。

由布院温泉旅馆服务员说,清晨7时游金鳞湖最为理想了。我们也没多问原由,用过早饭又磨蹭了好一会儿,才沿着路线图寻湖去。旅馆外就是寻常百姓家,散落溪流两岸,格外清幽;沿溪而上,没多远见另一方游人已渐多,应是接近汤之坪步行街了。

金鳞湖比我们想象来得更近,一路上都有指示牌,要迷路都难。过了几道小桥,拐个小弯不想就到了。一面湖水出奇的小,一团团游人络绎不绝,有山有水有小小神社水中鸟居,有礼品店也有咖啡馆,绕湖走一圈,不消十来分钟,想是我们来晚了,人一多湖就没了灵气。

略感失望,逆着人流走向咖啡馆那端,忽山里有风拂来,回头见湖中央隐约一缕氤氲撩动,烟水风中轻盈旋转起舞,莫非那是西子浣着轻纱?云随风忽聚忽散,几束晨光错落打下湖面,光影缓缓移动,波光粼粼恍若水钻剔透闪耀不绝,烟水鳞光,分外迷离,我心中轻轻一叹:这才是名副其实的金鳞湖水!

汤之坪步行街头有一家汤布院昭和馆,外观仿造昭和时期的老戏院,一楼的固定展厅,模拟昭和年代的各式场景,住家、发廊、杂货铺、邮局、汤屋、诊所等,类似牛车水的原貌馆,展示的细节则更丰富。我们来到其中一间小小的怀旧课堂,里头摆放9张矮小的木桌椅,一面大黑板,老师的长桌上是手风琴,还有可直立的彩珠大算盘。我们几人一时兴起,玩起角色扮演,开始上音乐课、数学课。黑板一旁是书橱,叠着一排发黄的旧书,我好奇取出几本翻阅,顿时如获至宝。那都是50、60、70年代手绘的课本、绘本及图画书,一幅幅插图细腻精美得不忍释手,均焕发着40年前、50年前美的神韵。

这趟旅程我们从福冈到阿苏到黑川到由布院,车子在群山的公路上徐徐前行,一路风景更替。时而笔直的擎天冷杉并列如墨绿屏风,时而开阔的草坪积雪摊开如银色被褥,时而枯黄的绵绵山峦起伏如金色波涛,时而风中的芒草花穗透着日光摇曳如星河闪烁;云散尽印在蓝天那端早已白了头的最高峰,不知是大观峰抑或由布岳?

我们在山里边开着车边听着熟悉的时代曲,有他们喜欢的新谣《信的告白》,有我当年14岁很莫名动容的《两忘烟水里》。这么一下子倏忽地,仿佛自己的10年、20年、30年、40年也就随着一首首熟悉的歌曲,不经意骑上太匆忙的风的翅膀,飞过山飞过大海,飞到不知多遥远的地方,笑也来不及笑,悲也来不及悲,就散落山谷,相忘江湖了。

长途车程沿路看风景流逝,难免偶也胡思乱想。想若我是游子没有故乡,我的眷念将遥寄何方?想若我此生即将化作烟水,我会有何难舍?望着车窗外的山林河川,或许我会放不下如斯美好的山河大地吧?我也不自觉地想自己的数十年就这样流逝了,流逝成一首首的歌,却不知前路还有多少年的风景可看?或许数十,或许也没多少了。那天从昭和馆出来,我对友人说,或许40、50年后,就轮到我们这个年代的一切成为展品,供长大后的一代又一代小朋友,去寻回青葱岁月的一丝丝感动。只是不知到时候会不会也会有个书橱,里头也摆放着一叠的儿童书,而我的布布、飞飞、点点就在其中?

当我已化作烟水,但愿在漫漫浩淼中有我一片的波光粼粼,让后人偶然回头,也找到一瞬间的感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