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时宜的圣诞老人村

圣诞老人呵呵呵的笑声是商业化的,但如果你身边的小孩开心,你也会纯真无邪地跟着开心。

——刘培芳

我们的确来得不是时候,但事实上圣诞老人村并不在我们原本的行程规划中,因为此时并非冬季。

早秋的寒意里,我们在北极圈内的拉普兰(Lapland)大地上四处晃悠,那里是北欧最古老原始的民族萨米人(Sami)的原乡。在广袤无际的大地上,在莽莽苍苍的林野间,走进那些已废弃破败的萨米人锥形营帐,窥探他们曾经的原始生活,在伊纳里(Inari)博物馆,为冰天雪地里初民们那股克难求存的坚韧生命力而惊叹不已。

因为在异地认识了一个特殊民族的历史和文化,我们感到欣慰和满足。那原本都是和我们的平常日子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为什么我们那么热衷去学习?也许这正是内在生命渴望求真求知的奇妙之处吧!

那天中午,我们离开这个曾经艰苦、如今却被视为仙境的芬兰北方小镇,续程南下取道E75前往奥卢(Oulu),估计要走450公里路。沿途松杉丛林或湖畔河谷苔原边,频频遇见许多可爱的驯鹿,它们来来往往慢条斯理过马路,我们只好放慢车速或停车让行。驯鹿生性温顺害羞,你越想靠近,它们走得越远。但有时它们也目中无人,自顾自低头觅食,或以犄角碰触,就不知是亲昵求爱还是格斗争夺配偶?

风光无限好,这时忽然发现路标出现Santa Clause Village几个大字。九妹对商业化的东西不感兴趣,我说既然经过就下车看看吧。果然,这个冬季的全球热门景点,此时看来竟是如此不合时宜。除了纪念品店照常营业之外,其他商店都关闭,什么活动也没有,纪念品店的女职员也懒洋洋的,一脸冷漠。

我们在不适当的季节,闯入这个传说中梦幻般的境域。没有白雪皑皑,没有五光十色的灯饰,更没有打扮漂亮的驯鹿拉着雪橇载送派礼物的圣诞老人。村里邮局大门深锁,没有人为你的明信片贴上精美邮票,打上别致印戳寄给远方的亲人。

当那些曾经童话般梦幻而美丽的遥想,一个不小心赤裸裸掉落跟前,竟是如此的写真、世俗和无趣,但又何须为这不合时宜而懊恼呢?生命本来如此,童话故事到了某个人生阶段就会变成过期失效。圣诞老人呵呵呵的笑声是商业化的,但如果你身边的小孩开心,你也会纯真无邪地跟着开心。

旅行是一种自我发现的过程,充满向未知和神秘学习的乐趣。在日不落的大地上,我为认识到驼鹿和驯鹿的不同,为分辨松杉柏榆榉杨等寒温带树木的差异,为亲身体验挪威瑞典与芬兰地貌的区别,为北欧人外冷内热的性格特质以及种种简单的事物而愉悦许久。

岁月流逝中能不断发现世界和实现自我,旅游的乐趣莫过如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薰衣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