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青春:2018

商场繁忙,人们忙碌,为圣诞,为新年。唯独我很闲。不是生活上的闲,而是精神上。不用排队买火鸡梅子,不用买果糖彩灯,也不用买红袜子放礼物,更不用放假去倒数。只要工作和学习,痛苦并快乐着。

散发松香的圣诞树很贵,但早就被抢光了。一群人以圣诞老人的着装,骑着脚踏车绕城。小孩子喜欢和商场里的圣诞老人照相许愿。菲律宾的朋友说,一踏入9月,菲律宾到处都是圣诞歌曲,还把圣诞老人和万圣节巫婆摆在一起。虽然在美国没有那样有趣的情景,但繁忙是一样的。正如缅甸华文学校的学生,也在黑板上又涂又画的,庆祝节日了。

母亲说她忙,弟弟跟她忙。每天凌晨两三点起来,磨豆子,做豆腐。年末抹谷的冬天也很冷,路边的菜和草上都是晶莹的冰柱,路面雪白一片。我一直想给母亲买暖气机,但又不能确定是否能把国外的东西寄到缅甸城镇去,虽然现在很多缅甸人做微商,让微信成了一条商街,滑动手机,都是华彩夺目的货物。

豆腐很好看,他们拍视频给我。华人新年将近,方圆几里的人家都忙着研制豆腐乳和腊肠,需要大量的白豆腐。母亲做了卖。因为订单多,只好从早上忙到晚上。她在为华人新年忙,为要过年的人们忙。她说能自己应付生活,我只好依她,但要求她不能那么早起。她答应。忙,心里就不会感觉空落落的了。

翁山淑枝言辞犀利地正与一名平民妇女争吵的视频,在缅甸网络广为流传,很多人还在为她争论。不知怎么,我想起了台湾媒体人员在屏幕上说话的声音,也想起了津巴布韦总统下台后的掌声和喝彩声来。人类舞台太过实际,不可能总是“太太的客厅”式的优雅烂漫,很多时候,人们只是在繁乱的生活中不断寻求生存之道,哪怕是吵架。

人在年关时会有一种总结自己的倾向,我总结了忙碌的周围和生活环境,还有自己。虽然很多地方依然战火不停,但我没有德国辛德勒那样的力量,可以散尽家财,救下千余犹太人。

某天,我到了银行,看见设置着给儿童寄去的添色画,我填了色,写上祝福语。孩子们,新年快乐!

(传自美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