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忐忑新年

从未试过以那么忐忑的心情迎接新的一年。

不知为何有种预感人生中将在新的一年出现一些新的变数,从生活、家庭、感情,到生计,感觉上似乎都将有新的一番景象。是好是坏暂时还未有概念,还得看局势如何演变,但我告诉自己不论变化如何发生会有怎样的过程,都得沉着应对,因为人生不可能总永远一成不变,必定会有一天出现新的际遇新的转机新的障碍新的挑战,才能学习继续成长。

我们总会在新的一年来临之际许下种种心愿,希望来年一切更好,但再好的事情都无法永久持续,有新的科技随时出现,有喜欢的事情无法继续;有新的环境新的人事,有感情会产生变化;有新人会来有旧人会离去,甚至连喜欢的口味都会因为趋势潮流的改变而改变;年纪越大就越得准备接受年轻时从未想过和经历过的生活变数,不管愿意不愿意,时间到了就得就绪再一次出发。

我们总有天真过的时候,傻呼呼地以为要在乎曾经拥有,更要天长地久,甚至觉得一定能快乐终老。但世事无常,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风平浪静一帆风顺。就在不久前,惊觉一个原看来幸福快乐的朋友感情落单,我是过了一段时间才知道,因为这些年花太多时间在外应酬,忽略了朋友。事隔快要一年,友人还是自困伤怀中,不愿出外与朋友聚会(或只是不愿见我?),我所能做的也只能尽量通过简讯慰问,并责备自己只顾吃喝玩乐从没好好关怀过朋友。但现在我知道,这至少是我在新的一年得做出的改变,真得为自己的生活重心好好规划,不能再为不值得的一切卖命,得为真正值得的付出更多,因为实在无法承受再失去另一个朋友,更何况身边朋友已经不多。

凡事总有第一次,这些年的顺境似乎像是一种预支,此刻恐怕已到了透支得偿还的地步,开始被种种索命鬼追讨;家中老者健康时好时坏,友人从快乐的小伙子变成性情急躁的当年的我;创作开始出现“脑卡”现象,时间和钱越来越不够用;再也找不到耕耘文字的动力,失眠与头痛次数日益增多。总之,一切迹象显示得开始盘算如何将曾经透支的美好一切逐步偿还给命运。

也无所谓惧怕与否,反正躲不过的怎样躲也没用,唯有兵来将挡,希望船渡过风雨到了对岸会能安全靠港,就算上了岸得一切从头,也只能这样了。新的一年心情如此忐忑,或许不是很好的开始,但愿此刻先做好心理准备,到时候能缓和或许将面对的冲击。

我现在最大的焦点是专注做好预计快要出版的新书和新歌,那是我近20年来的第一本旅游集,更是20年来首次进录音室录制新歌,除了与老搭档叶良俊再度合作,更是我首次与老友梁文福共创新歌,酝酿了超过半年,非常期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