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别轻言承诺

踏入新的一年之前,我通常都会对活过的时间,回顾检视一番。今年与往年有些许的不同,各个喜怒哀乐的片段虽已定格在记忆,我仍在意,自己有没有忘了必需实践的承诺。

承诺,可说是一种言语和行动的表态——以自己的决心,让对方安心。话语与行动形成对偶:话语不一定有重量,重点在后头,话若兑现了,别人往后对自己便更具信任,此乃不证自明的常理。最重要的,对方不会等你实践豪言壮语,坐在古墓中,等到地老天荒,最后双手空空。

人口中的言语,如同深水,每日涌流,一旦翻涌成河,难免有缺少智慧的散言碎语。倘若答应他人的事,忘了履行,即使是无心,还是一种亏欠,说到底这是个原则问题。我鲜少慷慨激昂地,拍胸膛答应人完成一件事。但停下脚步,不时检视一下在汲汲营营之中,自己的承诺可有在未实践前,从指缝逃窜。我可不想如轻诺寡信的政客,拉票前信誓旦旦,得票后诚信破产。

想到这里,真无法不佩服项羽手下那位贤能之士,季布。使季布扬名的,自然不是他屡次带兵打败汉高祖刘邦的斐然战绩,是他的言而有信。楚国人颂扬季布信守承诺的俗语,流传开来,成“一诺千金”这词。

人的一生何其漫长,季布是如何实践每一个承诺?或许,季布掌握了在每一刻,只专注一件事,然后掏心掏肺地去做好它。日子的行囊不需满塞诚信,然而,一旦许诺,就得竭力取得圆满结果。

在这个人生时节,我悟到承诺中,有隐而未现的两个落差。第一个是时间的落差——人活在现在,是有限的范畴,只能策划和遥想未来。却始终无法精准地预测,或者进入未来这无限的范畴。因此,承诺不能多,不可因一时心软,答应了却无法达标。

做不到,就形成了第二个落差:期盼的落差。在答应帮助他人后,因着防不了,躲不过的意外,无法承担责任的情况,也是有的。这时,等待帮助与想落实援助的双方,因期盼的落差会深感不安。

《左传》记载了为人言而无信的孟武伯,在宴会上讥笑大臣郭重痴肥,问对方吃了什么,为何那么肥胖。国君鲁哀公不满其所为,代回答:“食言多也,能无肥乎!” 食言者,能不肥胖吗?鲁哀公借题发挥,乘机讽刺孟武伯为人不守信用,食言成性。

反省到这里,猛然觉得去年各类大小聚餐太多了,引来磅秤的连声抗议。我自知体重增加与“食言而肥”无关,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2018年我所要的“心广体胖”,是守信后的安乐无虑之胖(pán),而非食言后的肥硕虚胖(pàn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