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诗专:热带人过冬

新加坡人好出国旅行,一年到国外走几趟是常事。差别在于有的人走得近些,过个长堤坐趟渡轮就到他乡异地游山玩水。有些人走的远一点,以舟车劳顿来换一番异国风情。出国走走就为了换个环境,改动生活的规律,过一过不一样的日常,尝一尝在本地所没法体验的滋味。

我国地方小,峻岭、草原、荒漠、水乡和火山大家都得到外地见识。加上地处赤道边上,终年如夏,因此另外三个季节的冷暖也都只能得到更远一点的地方体会。2017年12月我们家就约了另外两家人一同到韩国经历一下冬天。 这一行12位在赤道边上土生土长的热带人,岁数最大的年近八旬,最小的八岁半,坐着红眼班机从新加坡的夏夜飞到了首尔的冬天。

关于冬天我们热带人最先想到的就是它的冷。为了面对这冷,在出发几星期前就买了一堆的御寒衣物。一下飞机二话不说打开随身携带的行李箱,把这些装备拿出来穿在身上准备与低温作战。可是一走出机场, 冬天的冰冷还是躲不掉,只不过隔了几层衣服那温度还承受得起,加上背部的可贴型暖包我们这些热带人也可以享受冬天了。在寒冬里大家都会做的一件事就是缓缓的吸入一肚子的冷气,再吐出一口口的白雾,这事年少的、年长的第一次做都觉得新奇,毕竟这是在冬天才能做的事。

解决了冷的问题,可是它的代价是换上沉重的衣物。在赤道边上,正式场合穿衬衫、长裤加皮鞋,非正式活动着T恤、短裤加人字拖就轻松搞掂了。可在寒冷的冬季,到7-11买包纸巾全身上下都得穿上几层加起来沉甸甸的纺织品才能出门。更别提出门前一件件穿上和回房后再一件件脱下的折腾事了。

冬天最让人苦恼的是天冷干燥所带来皮肤瘙痒。过来人都说冬天一星期洗两至三次澡就可以了,可是我们习惯天天洗澡,有时候或冲或洗一天还要两三次。这习惯一夜之间要改可不容易。于是只能在洗澡之后猛着涂保湿护体乳。几天下来,该痒的地方还是痒了。

这其实不是我的第一个冬天。由于曾在美国中西部念书,因此早已经历过好几个冬季。但是和家人一起过冬这还真是第一遭 。到韩国没几天就碰上冬至。最近这些年在没有冬天的新加坡常在这一天被提醒要吃汤圆以庆冬节。这一次人在有冬天的韩国反而没吃到汤圆。大概是因为要赶行程经常要早起摸黑,加上大家都忙着御寒、负重、抓痒早忘了吃汤圆的闲事。不过如果能够在寒冷的冬夜一家人都来一碗汤圆一起暖暖身子倒也是美事一桩 。

热带人过冬当然仅限于浅尝即止,看了雪花、滑了雪、尝了几道当地美食再带上几件地方特产就是打道回府的时候了。一个星期左右的冬季之旅大概也只能做到这样了。回到赤道边上,天气又不冷了 ,卸下层层衣装身子又轻松了,空气不再干燥身体也不痒了 。一切又回归过冬以前的日常。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