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嬿青:直岛,与艺术共同生长

你可以为安藤去直岛,可以为草间弥生的红黄南瓜去直岛,也可以在无人的海边感受平静的四国,面对大海,掉入艺术圈……

对建筑大师安藤忠雄的初次了解是观看德国的纪录片,70多岁温和铿锵地向你阐述自己训练头脑和意志的特殊方式,以他的经历告诉你:一切皆有可能。出生贫寒,没上过大学,沉迷拳击,自学建筑,在奈良寺院顿悟,娓娓道来……再看看他的大胆思维:建在水上的,建在莲花池下的,藏身岛里的,他的小房子变成大世界,变成人与大自然共呼吸的理想国度。他的想法起始总是遭多数人反对,他却像武士般贯彻到底,向难度和经济效应挑战。

因为赶上了在东京的“安藤忠雄展 ——挑战”,也因为很幸运地提前三个月定到了直岛Benesse House Museum的酒店,去高松,坐渡轮,住进安藤忠雄的美术馆突然就成了现实。

早就知道直岛有艺术岛之称,英国著名的旅行杂志“Traveller”曾评选该岛为“世界上最值得旅游的七个文化名胜地”之一。同时,该岛也曾与英国著名小说007合作,在“The Man With the Red Tattoo”(雷蒙德·本森著)当中登场。由设计师安藤忠雄起头,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加入规划设计的艺术之岛,已经将艺术的形式融入到岛屿生活的方方面面,草间弥生的大南瓜,大竹伸郎的“自由神像”,杉本博司的玻璃楼梯等等,是什么让这座差点被废弃的小岛起死回生,并期待着它绮丽的未来,这是耐人寻味并值得住一两天去感受的。

对多数日本人来说,四国都是一个有些遥远的小岛。保元之乱中败北的崇德上皇被流放至赞岐国,途经此岛时,为当地淳朴率直的民风所感动,故而将此岛命名为“直岛”。

自日本战国时期至德川幕府,自明治维新时期至第一次世界大战,岛上居民数百年来一直以渔业为生。日本明治维新后的工业化复兴之路,使这座内海上的小岛也无法回避时代变迁的命运。1917年直岛接受了三菱集团关于修建铜冶炼厂的计划,这给予了直岛之后不一样的繁荣,岛上居民人口和收入不断增加,医院、剧院等新生现代设施也随之建起。而此后的80年期间,由于炼铜所产生的大量工业废气污染了岛上的土地和植被,作为战后的工业所在地,濑户内海的岛屿曾一度被掏空,居民纷纷出走他乡。

在这样的背景下,福武先生请来安藤忠雄作为直岛复兴计划精神的一部分,1995年岛上第一所美术馆“贝乐思之屋美术馆”落成。被破坏的小岛和崇尚自然之力的建筑师,碰撞和融合着对历史的反思和对未来的期许,这或许就是福武先生和安藤先生共同想要创造和展现的直岛吧。

直岛最南端,由安藤忠雄所打造的地中美术馆,可是不容错过的景点之一。网络的照片上,你只能看到岛上几何图形,俯瞰整个美术馆的外形,除几何形状的天窗之外并无任何突起建筑。真正来到这里,你才会知道自己置身在地下的美术馆空间,“地中美术馆”顾名思义深埋在地下,戏剧性地仿佛置身在外太空。而安藤忠雄在设计上除了一脉的清水模工法与几何图形外,带给你极其强烈的视觉冲击感,甚至是压迫的感受……高冷、阴森,性冷淡的。

这起源于作者安藤忠雄的构思——一座从外面完全看不到建筑外形的地下建筑体。硬质建筑和自然生活在空间和时间的流动中对话,自然与建筑,光与影,生与死,相互矛盾着、纠缠着、依存着、适应着,却愈显隽永鲜活。里面有莫奈的睡莲,詹姆斯·特瑞尔的光线艺术品,瓦尔特·德·玛利亚设计的一个严谨尺寸的作品空间,从日出到日落,作品的表情时刻发生着变化……

你可以为安藤去直岛,可以为草间弥生的红黄南瓜去直岛,也可以在无人的海边感受平静的四国,面对大海,掉入艺术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