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邮包失踪记

在通讯靠电子邮件、短信数秒传达的时代,也许很多人没有经历过写信寄包裹收礼物,近乎仪式般的体验。

包裹从东京运到新加坡,陆地搬运加空运及海关检查只需要三天时间。但是这个包裹抵达新加坡邮局后,送到我手上的时间却是九个工作天,这还不包括新年长周末。

身边很多朋友淘宝网购物买得不亦乐乎。但我不常网购,主要是出入时间不规律收包裹十分麻烦。很少人有时间一整天呆在家里收包裹的。但有些东西新加坡买不到,需要网购,一年当中难免有两三次得计算好邮递时间,驻守家中收包裹。

圣诞节前夕我上网网购了沿用多年的日本日记本。商家采用speedpost priority 速递方法,预计三天内送达新加坡,并提供邮件编号方便客人随时上网查询邮递进度。

网上讯息显示包裹应在26日送达。适逢岁末节庆期间,邮量比平时多,我连续三天没有收到包裹消息,终于在29日晚上上网追踪。这一查大大吃一惊。网站讯息显示,27日午夜时分包裹已送达;收件人名字是一串不知所云的英文字母。这挑起我的柯南(日本侦探漫画人物)精神,30日一大早致电邮局要求接线员解码。

我总共打了三次电话,步步追踪,像是追踪失散宠物的心急主人一样,按时给邮局电话了解最新情况。第一通电话,接线员A说需要两个工作天调查;还说一般晚上8时便停止快递服务,不知为何追踪资料显示午夜送达。第二通电话接线员B说需要三个工作天调查,请我再等一天,到时傍晚6时前会有人致电通知我调查结果。

在此之前我对新加坡邮局信誉还算是有信心的。我接触过的邮差大哥大姐,个个亲切尽责。结果等到6日星期六早上,我还是打了第三通电话。接线员C英语有很重的口音,我费了很大的劲才听明白他的说明。他说会电邮给我调查结果。

“什么电邮?不是三天就有结果吗?已经超过三天了,还给我什么电邮。现在就告诉我结果。”我感觉到自己火气开始上升。

始终保持着平静语气的接线员C说了一个字?我完全听不懂,是地名?人名?还是什么东西?结果他说看了电邮就知道。

打开电邮附件的照片一看。连忙拿钥匙开门夺门而出,在电梯走廊的电管箱里找到了我包裹。新年前夕雨便下个不停。包裹并没有弄湿,沾了灰尘,完好无损。

朋友听了我的故事,第一个反应是还好不是食物,放两个星期谁敢吃。我当时心想,没有给人拿走,真的是不幸中之大幸。

邮局始终没有告诉我包裹是不是从去年12月26日晚上一直到今年1月6日早上都放在这个电管柜里。

新加坡组屋生活有万般好,但是接收包裹的设施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如果说外地生活有哪些令我怀念的,网购收包裹的那一刻绝对是快乐记忆之一。

在台北生活时,住的公寓有24小时保安人员,他们也代收包裹;包裹太重,还会帮忙推车到府上。北京的邮递服务十分发达,公寓大厦内设有一个专门接收挂号包裹的密码柜,可以容纳大小不一的包裹和信件。包裹寄达后,收件人会收到快递员传来的简讯,通知收件,并提供密码解开密码柜。如果收件人在限定的时间里不领取包裹就得罚钱。

我一直对邮差工作存有敬意。记得20年前,在香港寄出一张明信片。过了一个多月明信片才送达新加坡。当时糊涂,邮寄地址只写了一个“S”字母以及邮编号码。香港邮差就凭一个字母把明信片安全送达。这个过程经历哪些转折,引发了我丰富的想象力。想来想去不禁为当时的邮差专业肃然起敬。

在通讯靠电子邮件、短信数秒传达的时代,也许很多人没有经历过写信寄包裹收礼物,近乎仪式般的体验。送件人送出的不只是物件或只字片语,而是寄物传情。收件人获得的不只是惊喜或喜悦,还有对方把你放在心上那份实实在在的重量。当然饮水思源,我们不忘风雨无阻让邮件包裹准时完好地交达的邮差。当包裹失踪时,我感受到的双重打击就不言而喻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