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智成:王子与乞丐

旧年整理旧物,在一大箱旧文件里,让我翻到一张70年代的50元旧钞,折夹着钞票的是一张发黄的信纸,单薄如斯,空白如故。

那年头住大学宿舍,生活拮据,虽然不曾对任何人透露,但平日省吃俭用的抠门起居,窘境大概也是“路人皆知”。一个困厄的傍晚,躲在屋里面包白开水地进餐,不期然听到门外走廊隐约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须臾门扉轻晃,犹如清风来扣,还没来得及反应,脚步声突然转急,迅速朝楼梯口的方向奔去。

开门探头张望,来人连个背影也没给我留下。关门后赫然发现地上多了一张复折的乳白信纸,以为有信,可里头除了一张50元钞票,就是空白。

钞票和空白的来历和来意,困惑着我接下来的一大段日子。我做了一连串的假设又一一推翻,最终选择正面断定:钞票是明眼的有心人意图接济,空白是考虑到给我留点脸面。偏偏我天生犟,毅然把钞票原封藏起。

往后是有过好几次,眼看就快断粮,心里就觊觎那张50元。把钞票连带着空白拿在手,感恩纠结着矛盾,端详抚摸一会儿,还是重新藏起。

穷途未必末路,牙关咬紧必有转机。就这样,一张来历不明的钞票就一直空白地守护着我,走过那段岁月。

或许信念抱紧就灵验,机会果如甘露天降。一家当年在文教出版界颇具“胜”名的书局,找我把名著《王子与乞丐》,翻写成中文少儿图书,稿费50元,干不?那可不是一碟小菜、一盏茶的工夫,即使70年代的50元价值比之现今的要大很多倍,也还是斯文贱价呀!英俚说“当乞丐无选项”,硬着头皮接下任务,无日无夜地把书写完。

以为尽快完稿就有钱应急,谁知天降甘露还没落掌心就化了;书局老板推三阻四,一拖一避——哈哈,一年就过去了。

奇怪,等不着那救急的50元稿费,我的一年竟然也一样同步挨过去了。

马克吐温的小说,说的是出身两极,相貌神似的王子与乞丐,身份对调的故事。50元都长一个样儿,价值却因人而迥异;用它把人当王子无条件默默地守护着,用它把人当乞丐百般刁难折磨。当年把我当乞丐的有头有脸,早已飞黄腾达;把我当王子的——至今还是一纸发黄的空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