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利民达“相聚轩”

收到前辈的信息,说在家乡开了一家名为“相聚轩”的素食馆。多么好的消息,我最近需要好消息,来得及时的好消息。

我在澳大利亚认识前辈,她们算是我的一饭之恩。那时候,我一个人在澳洲,不会下厨,也不懂得如何保鲜食物,所以,我吃过发霉的食物,喝过变质的牛奶。到最后,泄气了,只好餐餐面包、汤面和玉米粥。

前辈们发现,却不道破我的难处,为我找最好的借口,替我圆最体面的理由,请我吃饭,为我下厨。虽然我们离别匆匆,但此情铭记于心。

这个时代的轮轴太快,小村小镇的步伐才赶上彩色手机,转眼就见天降会说话的苹果。再也不说拨号,而是换成刷屏的说法。

在这样日新月异的世界,前辈保持简单的想法,引用朴素的装潢,来打造她们的新天地。她们将用过的酒瓶成了绿叶的归宿,丢弃的木梯摇身变成了座椅为食客服务。前辈提倡环保,这一点,从素食馆看见她们的言行一致。

点了杯养生茶,看着她们的家里成员忙得不可开交,连孩子都来帮忙为食客捧碗送餐。这就是自家生意的经营方式。

回想自己的童年,好像也和他们一样,在一堆堆杯盘中长大。

我爸妈在1991年,离开替人打工的职场,开了一家“明园茶室”。明园,指的是我家乡昆明园的缩写。每天上学前,会随着爸妈到店里吃早餐,然后等待校车;放学后,校车停在店前,吃过午饭然后继续在店里做课业,傍晚才跟爸妈一起回家。

年龄再大一些时候,我便负责洗锅碗瓢盆。我清洁的功夫可有水准了。当然,也自备娱乐时光,玩着海绵泡沫,偶尔打破,手掌被水泡得皱巴巴,然后去碰妹妹脸颊。

我觉得,我的童年很梦幻,没有玩着娃娃长大,却有无数的泡泡伴我成长。

我爸妈说,要不是这些年受到街坊的支持和鼓励,实在难以走下去。我笑说,那是因为那一年代并没有网络,没有新移民(酸民)。

不管是现在还是从前,创业的道路从来就不容易走。除了心中挂着勇气,还需要抵抗周遭不被看好的流言蜚语。

在这变化无常的世界,我们不妨以不变应万变的温暖,给予创业者动力,让他们一直保有初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