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基:画狗第一

其中根据乾隆十只爱犬精心绘制的《十犬图》,十“犬”十美,各自不同,真是一只比一只还生猛精彩!贵气逼人,非人间所能见。

很多画家最不想碰的题材是狗。原因:画狗极难。画虎不成反类犬,画狗不成,也极容易露出破绽!

笔者狗年说狗,特别要介绍著名的西班牙画家毕加索(Picasso)。很多人以为毕天王善画鸽子,其实,他的狗画,更是独步天下。

在毕天王心目中,狗比妻子、爱人、房子享有更高的地位。在离婚时,他经常一手拿画、一手牵狗离场 ,前后有6次。那条狗还又病又老。说来没道理!反常是反常,所以他才是大宗师毕加索。

画家就画自己熟悉的东西,可是,家里家外到处可见的阿狗狗却往往令人却步,也因此,画价再高也不敢贸然一试,否则有损英名坏了招牌。

古籍《韩非子》就有画“犬马难,鬼魅易”的故事。讲的是:一次齐王问一个画家:“什么东西最难画?”画家答:“狗、马日常所见的动物,最难画!”

是啊!鬼魅、神龙没人见过。画家可以三下五下虚构出来,反正也没有多少人“活见鬼”或“遇见龙”。

有人不信邪,画就画,有什么好怕的?不就对着猫狗写生。其中一人是大名鼎鼎的齐白石,他的强项是画虾。画狗是他最弱的软肋。

他的狗画,很多是一只走动中的狗,来去好像都是同一只身上带有黑斑的白花狗。狗的变化少,连走路的姿态也是横步向前的侧写,由于是中国画,不重毛色灰黄,颜色非常单调。到他86岁画《守门不易》,还是平平无奇,更加证明:画狗老大难。不是盖的。

可是,出生农村,从小就爱狗、知狗的黄胄下笔就很不同,他笔下的公狗、母狗,虽然全部以焦墨下笔,形神兼备,落笔顺畅果敢,狗身前翻后覆,动作多而富变化。狗味溢出纸面,简直是舞龙舞狮的作派。因此,才被同代画家李可染高度评价为:“黄胄画狗,天下第一”。

另一作家,也是画家的黄永玉,爱狗、画狗。为人津津乐道的是:2006年农历丙戌年,他特别制作了一枚藏书票,收进增订珍藏版的《比我老的老头》中,他采用传统的技法,用宣纸手工一张张精印精制,随书附送,得者莫不欢天喜地、大呼难得。

这枚狗的藏书票,是充满童心、童趣的漫画,题跋为:“借出的书,走失的狗,惟愿认得路回来。”表现画家爱书也爱狗的情愫、情感。另外,他还画了《嫁狗随狗》的狗婚洞房花烛夜助兴,题曰:”听说狗年结婚大吉大利,请密切注意!”

可是,在中国历代的画狗名家中,还不得不提移民中国的郎世宁,他从意大利到了中国传教,却意外地成为三朝画师。

他用西方的材料和技法创作,以绢代纸,材料是重彩胶质,一笔一划的踵色增华。了不起的是,他的交点透视(Linear perspective)神技,让西洋和中国画,完美结合。画面富丽堂皇,一看就知,绝非凡品。

在华前后59年,门禁森严的紫禁城,只有画家特准穿上清代朝服,到处走动自由行。画了宫廷内和圆明园的各类题材,所画得到前后三位皇上的激赏喜爱,龙颜大悦,其中就留下一批弥足珍贵的狗画。

其中根据乾隆十只爱犬精心绘制的《十犬图》,分别命名为:“霜花鹞”“睒星狼”“金翅猃”“苍水虬”“墨玉璃”“茹黄豹”“雪爪卢”“蓦空鹊”“斑锦彪”和“苍猊”。全部以满文和汉文书写宠物专属名号。十“犬”十美,各自不同,真是一只比一只还生猛精彩!贵气逼人,非人间所能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