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开花结果不结狗

纵观本地文创状况,始终停留在玩新加坡土话、俚语、俗语的表层搞怪设计,无法提炼更深层的岛国文化灵魂。

上周末出席友人诗集发布会,诗集行销独具巧思,包装附加小小一串荧光灯,呼应书名的萤火虫。诗是暗夜的萤火虫,游离人间的星火,小却不失迷人光芒的执着。

友人交游广阔,人缘甚好,与会者众多。会场上遇到不少旧雨新知,相谈甚欢。与颇具才情的乐坛女词人曾经合作儿歌项目,她以填词为生,我以画画糊口,她关心我脱离朝九晚五后的生计,我好奇她作词时是否总是随心所欲。我们开始聊起了创意工作。她说填词的苦与乐,不为外人所了解。总有人以为一首歌词,不外数十行,理应不难完成,殊不知每一字每一句的斟酌,以及每一首歌的资料收集工作,均耗费心思。我对流行乐坛不甚了解,一厢情愿以为是先有词再有曲,然往往总是得由词人来配合曲调,难度就更大了。

创意工作,无论是文字或是图画,都是专业,只是在一般人眼中,创意都沦为廉价的业余活儿了,仿佛耍一些小聪明小伎俩,东改改西换换,就是了不起的创意了。发布会后一回到家,就看到某人面簿转帖,不知是哪家商场外的新年祝语布条,竟然写着“开花结狗”。一时间还搞不清楚这不伦不类的祝语在说些什么,后来才明白原来是“花开结果”。这不是创意,这是硬掰。“狗”与“果”虽声母相同,韵母有别,作为谐音字勉强可以,然把“狗”纳入贺词的语境中,却完全构不成合理的说法,简直不知所云,根本起不了双关的作用。

看了这“开花结狗”真让人恨不得想立刻将这类破烂华语给“结狗”了!我们的华语究竟还要破烂到什么程度?与之相比,之前让人心惊胆战的“团圆有余”或“保家卫国”“居安思危”,都还算是良心之作了。

文字创意、图像创意不是谁都玩得起的。创意的最根本灵魂还得根植文化深层,没文化底蕴,又怎能发挥得浑然天成,不着痕迹?我之前在理工学院讲文案创意,就一再提醒学生最根本的原则还是得靠自己多阅读,巩固文化修为,强化人文修养;文化养分一旦不足,创意肯定难以饱满。只是人文修养得靠长期积累,纵观本地文创状况,始终停留在玩新加坡土话、俚语、俗语的表层搞怪设计,无法提炼更深层的岛国文化灵魂,这不是本地人没创意,而是长期以来本地教育理念,只把语言当成工具,不把语言视为文化有关。有多少的养分,就开出多灿烂的花朵,谁也逃不出因果。

对创意专业的不重视,对语言文化的不尊重,诸如此类“开花结狗”的乱象,画虎不成反类犬的荒谬必定继续上演,甚至将越演越烈,直到国人皆麻木,无言以对。文化成了笑话,竟然还堂而皇之不觉理亏地自我辩驳,那才是最大的悲哀。

我不怕做文化的走狗,我也情愿当文化死心眼的狗奴才。至少我愿意为文化坚持到底,尽忠守护华文华语的优美与丰厚。而我也很庆幸,在成长过程中,与中文及美术始终不离不弃。没有那些年沉浸在中文系接受文学、历史、哲学的熏陶,今天我成就不了阿果插画的生命与魂魄。若问我一直在画的是什么?我画的不是搞笑,我画幽默;我画的不是媚俗,我画生活;我画的不是啼笑皆非的“结狗”,我画文化的良知。

再过一个多星期戊戌狗年就正式到来,我的祝语不玩花样,就安安分分祝福大家“幸福常满、好运旺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