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十六圆

晚饭后,我们到楼下散步,沁凉空气中带着些许寒意。雨季已经结束,但这几天午后总要下点雨,雨丝或大或小,就是不愿意向我们告别。

夜很静,住宅小区花园的步径沿着山坡渐行渐高,绕到后山去贴近了高处的野林,耳际蝉鸣悠悠,声音把夜拉得长又长。

闲庭信步,我们通常不带手机,进入一个不受干扰的状态,连手表也没戴。谈着白天里生活中的种种,还有许多琐碎而必要的人事物。上坡下坡重重绕行,竟有些累了,于是坐在泳池边。许多话许多事,怎么总是还没说完。

山的那一边,影影绰绰树梢头,渐渐露出一环金光。噢,十六的月华正初升,正想着昨夜,我们和众人一样,为天上的超级蓝月和月全食而惊叹。这时,眼前出现一位公寓保安人员,和我们打招呼攀谈,亲切却煞风景。他喋喋不休说着凌晨四点钟这里发生的一件事。一对年轻男女闹情绪,女子生气一脚踢破健身房的玻璃门,全程给闭路电视录下,管理层正在调查。

壮年的保安艳羡我们两老此刻闲情,说时下年轻人动不动耍脾气闹分手,我们听了也心有戚戚,但叫他转身看看天上一轮明月,暗示我们正陶醉于月光里。

此时才发现,今晚天色如此湛蓝清朗,一轮明月比昨夜雨后云雾的所谓超级蓝月还要大。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原来如此。而那蓝月其实是橙红色,蓝是靠想象的,所谓蓝,只因非常罕见,诚如Once in a blue moon。

确实,同一个月份里拥有两天十五两个圆月,轻率者却不知珍惜,信以为仅仅是自然天象,无关乎人间情缘。苏东坡醉酒后一蹴即就《水调歌头》,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我则自忖:月即使再阴晴圆缺,那月永远是恒古不变的月,亿万年依然故我的星球,只因太阳光照而呈不同面相。

而人在世上那么短暂渺小,为何爱恨情愁却那么纠结绵长,古月照今尘,照不亮众生心灵深处的慧根,以致世间悲离一直不断上演,无可救药。

苏东坡时代没有手机,千里共婵娟、同赏一轮月的美,惜福全靠心领神会。如今人手一机,大家随性即兴拍摄蓝月倩影,欢喜互传,思念与真情却渐渐淡远。

夜下水边我们忘了时间,月亮已悄然升得高又高。光华普照,我们在别人的悲离中落寂神伤,只能虔心祝祷世间情义久久长长。

忽晴忽雨时节已然别去,但风还在吹。这几天,清风拂面人舒爽,花树摇曳鸟啁啾。前不久来阳台竹棕上筑巢生子的鹎鸟,完成另一轮孵育后,雏鸟又远走高飞了。这一天修整盛开的长春花时,赫然惊见九里香枝桠间的蜜蜂窝,眼下群峰密聚蠕动,看得人鸡皮疙瘩。

蜜蜂竟然在纷飞细雨中选择在这里安家,我到底该欢喜还是惊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